毛泽东点评历史人物

毛泽东点评过大量历史人物。

诸子百家编辑

老子编辑

孔子编辑

  • 孔子的理论)既是不根于客观事实的,是独断的,观念论的,则其见之实践),也必是仁于统治者一阶级而不仁于大众的,勇于压迫人民,勇于守卫封建制度,而不勇于为人民服务的。
    ——1939年2月20日毛泽东致张闻天的一封信中,谈到儒家旧道德之“勇”,这是毛泽东最早提出“为人民服务”之处。
  • 诗经》大部分是“风”诗,是老百姓的民歌。……孔夫子也相当民主,男女恋爱的诗他也收。
    ——〈关于哲学问题的讲话〉(1964年8月18日)

墨子编辑

  • 《墨子的哲学思想》看了,这是你的一大功劳,在中国找出赫拉克利特来了。”……似改为‘古代辩证唯物论大家——墨子的哲学思想’或‘墨子的唯物哲学’较好”。
    ——1939年2月毛泽东给陈伯达的信(此前陈伯达刚刚写出《墨子的哲学思想》一文,向毛泽东请教)
  • 历史上的王,他是做官的,但也耕田。墨子是一个劳动者,他不做官,但他是一个比孔子高明的圣人。孔子不耕地,墨子自己动手做桌子、椅子。历史上几千年来做官的不耕田,读书人也不耕田,假使全国党政军学,办党的,做官的,大家干起来,那还不是一个新的中国吗?………马克思主义千条万条,中心的一条就是不劳动者不得食。
    ——1939年4月,毛泽东在抗大生产运动初步总结大会上的讲话(“不劳动者不得食”的社会主义按劳分配原则相当于墨家的信条“赖其力者生,不赖其力者不生”)
  • 毛主席说:“墨子在公元前5世纪就提出‘端’是组成物质的最小成分,比外国人提得早。”问徐涛:“‘一尺之棰,日取其半,万世不竭’,这句话你听说过吗?”徐涛说不知道。主席说:“这出自《庄子》。据说古希腊人德谟克利特是原子论的主要代表。在古希腊文里,原子就是不可分割的含义。古代化学家为了适应封建帝王的要求,搞点石成金或炼长生不老丹,都走了邪路,所以对原子的理论没有深入,直到18世纪还一直认为原子就不能再分了。”又问徐涛:“后来‘原子不可分’的论点又是怎么打破的?”徐涛简单地向主席介绍了门捷列夫的“周期率”以及居里夫妇对放射性元素的研究,都不断证明原子内部还有着更复杂的结构。主席听完,用肯定的语气讲道:“你看他们的头脑就是好独立思考,不跟别人脑子走,不信原来多年的成说,不怕名人权威。”当徐涛讲到卢瑟福的原子构造理论时,主席说:“正是此人发现原子是由原子核和电子组成,还是此人提出原子核是由质子和不带电的中子组成的设想。”接着,主席又提出问题:“你说这质子、中子还能再分吗?”主席很肯定地说:“不管你信不信,反正物质无限可分,我信!
    ——1953年,20多岁的徐涛被分到毛泽东主席身边当保健医生,跟主席在菊香书屋前面的小院子散步时,谈到了物质结构的问题(据徐涛的回忆[1]

历代帝王编辑

秦始皇编辑

  • 江山如此多娇,引无数英雄竞折腰。秦皇汉武,略输文采。唐宗宋祖,稍逊风骚。一代天骄,成吉思汗,只识弯弓射大雕。俱往矣,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
    ——《沁园春·雪》(1936年2月)
  • 范文澜同志最近写的一篇文章,我看了很高兴。(这时站起来讲话了)这篇文章引了许多事实,证明了厚今薄古是我国的传统,引了司马光……可惜没有引秦始皇。秦始皇主张“以古非今者族’,秦始皇是厚今薄古的专家。当然。我也不赞成引秦始皇。(林彪同志插话:秦始皇焚书坑儒)秦始皇算什么?他只坑了四百六十个儒,我们坑了四万六干儒。我们镇反。还没有杀掉反革命知识分子吗?我与民主人士辩论过,你骂我们是秦始皇,不对,我们超过了秦始皇一百倍。骂我们是秦始皇独裁者,我们一贯承认,可惜的是,你们说的不够,往往要我们加以补充。(大笑)
    ——《在八大二次会议上的讲话(摘要)》(1958年5月8日毛泽东在中国共产党第八次全国代表大会第次会议上的讲话)
  • “统一计划、分级管理、重点建设、枝叶扶植。”天津专区办了一个四万吨的钢厂,这就是他们的重点。分级是在统一计划下,小部分中央管理,十分之二(投资、利润都可归中央);大部分归地方管理,十分之八。六二年搞到××吨钢,那时怎样管,再看情况。重点放在哪里,要看哪里有这种条件,只搞分散不搞独裁不行。要图快,武钢可搞快些。但各县、社都发挥“钢铁积极性”,那不得了。必须有控制,不能专讲民主。马克思与秦始皇结合起来。  
    ——《第一书记要亲自抓工业》(1958年8月19日毛泽东在北戴河政治局扩大会议上的讲话)(“马克思加秦始皇”的出处)
  • 少骂秦始皇,焚坑事件要商量。
祖龙魂死业犹在,学名高实秕糠。
百代都行秦政法,《十批》不是好文章。
熟读唐人《封建论》,莫从子厚文王
——《七律·读〈封建论〉呈郭老》(1973年8月5日)[2]:344
  • 秦始皇是中國封建社會第一個有名皇帝,我也是秦始皇林彪骂我是秦始皇。中國歷來分兩派,一派講秦始皇好,一派講秦始皇壞。我贊成秦始皇,不贊成孔夫子。因為秦始皇第一個統一中國,統一了文字,修築了寬廣道路,不搞國中有國,而用集權制,由中央派人到各地,幾年一換,不用世襲制。
    ——1973年9月23日,毛泽东会见阿拉伯埃及共和國副總統侯賽因·沙菲時談到
  • 历代政治家有成就的,在封建社会前期的,都是法家。这些人主张法治,犯了法就杀头,主张厚今薄古。儒家满口仁义道德,一肚子男盗女娼,都是主张厚古薄今的。
  • 秦始皇是个厚今薄古的专家。
  • 孔孟是唯心主义,荀子是唯物主义,是儒家的“左派”。孔子代表奴隶主、贵族。荀子代表地主阶级。又说,在中国历史上,真正做了点事的是秦始皇,孔子只说空话。
  • 我们应该讲句公道话。秦始皇比孔子伟大的多,可是被人骂了几千年。
  • (秦始皇)统一六国后,丧失进取的方面,志得意满,耽于逸乐,求神仙,修宫室,残酷地压迫人民,到处游走,消磨岁月,无聊得很。陈胜、吴广揭竿而起,反对秦的暴政,完全是正义的。

曹操编辑

  • 曹操和秦始皇都应恢复名誉。曹操曾几次说,刘备很厉害,不过得计稍迟。《三国演义》的作者罗贯中不是继承司马迁的传统,而是继承朱熹的传统。曹操结束了汉末豪强混战的局面,恢复了黄河两岸的广大平原,对于后来西晋的统一铺平了道路。
  • 曹操统一北方,创立魏国。那时黄河流域是全国的中心地区。他改革了东汉的许多恶政,抑制豪强,发展生产,实行屯田制,还督促开荒,推行法制,提倡节俭,使遭受大破坏的社会开始稳定、恢复、发展。这些难道不该肯定?难道不是了不起?说曹操是白脸奸臣,书上这么写,剧里这么演,老百姓这么说,那是封建正统观念制造的冤案,还有那些反动士族,他们是封建文化的垄断者,他们写东西就是维护封建正统。这个案要翻。
  • 汉末开始大分裂,黄巾起义摧毁了汉代的封建统治,后来形成三国,还是向统一发展的。三国的几个政治家、军事家,对统一都有所贡献,而以曹操为最大。司马氏一度完成了统一,主要就是曹操那时候打下的基础。
  • 汉武帝罢黜百家,独尊儒术。结果汉代只有僵化的经学,思想界死气沉沉。武帝以后,汉代有几个大军事家、大政治家、大思想家?到东汉末年,儒家独尊的统治局面被打破了,建安、三国,出了多少军事家、政治家啊!连苏轼自己在他的《念奴娇·赤壁怀古》中也说:“江山如画,一时多少豪杰!”
  • 我还是喜欢曹操的诗。气魄雄伟,慷慨悲凉,是真男子,大手笔。
    ——1954年夏在北戴河,毛泽东对身边工作人员说:
  • 曹操的文章诗词,极为本色,直抒胸臆,豁达通脱,应当学习。
    ——毛泽东对孩子们说
  • 大雨落幽燕,白浪滔天,秦皇岛外打鱼船。一片汪洋都不见,知向谁边?往事越千年,魏武挥鞭,东临碣石有遗篇。萧瑟秋风今又是,换了人间。
    ——《浪淘沙·北戴河》
  • 孫權勸曹操當皇帝。曹操說,孫權是要把他放在爐火上烤。我勸你們不要把我當曹操,你們也不要做孫權。
    ——〈在中央政治局會議上的談話〉(1970年4月)

革命烈士编辑

  • 我们的共产党和共产党所领导的八路军、新四军,是革命的队伍。我们这个队伍完全是为着解放人民的,是彻底地为人民的利益工作的。张思德同志就是我们这个队伍中的一个同志。
    • 总是要的,但死的意义有不同。中国古时候有个文学家叫做司马迁的说过:“人固有一死,或重于泰山,或轻于鸿毛。”人民利益而死,就比泰山还重;替法西斯卖力,替剥削人民和压迫人民的人去死,就比鸿毛还轻。张思德同志是为人民利益而死的,他的死是比泰山还要重的。
    • 我们都是来自五湖四海,为了一个共同的革命目标,走到一起来了。我们还要和全国大多数人民走这一条路。我们今天已经领导着有九千一百万人口的根据地,但是还不够,还要更大些,才能取得全民族的解放。我们的同志在困难的时候,要看到成绩,要看到光明,要提高我们的勇气。中国人民正在受难,我们有责任解救他们,我们要努力奋斗。要奋斗就会有牺牲,死人的事是经常发生的。但是我们想到人民的利益,想到大多数人民的痛苦,我们为人民而死,就是死得其所。不过,我们应当尽量地减少那些不必要的牺牲。我们的干部要关心每一个战士,一切革命队伍的人都要互相关心,互相爱护,互相帮助。
    • 今后我们的队伍里,不管死了谁,不管是炊事员,是战士,只要他是做过一些有益的工作的,我们都要给他送葬,开追悼会。这要成为一个制度。这个方法也要介绍到老百姓那里去。村上的人死了,开个追悼会。用这样的方法,寄托我们的哀思,使整个人民团结起来。
    ——《为人民服务》(1944年9月8日下午中共中央政治局主席毛泽东在中共中央警卫团战士张思德同志追悼会上的讲演),这篇讲话后来成为“老三篇”之一(“为人民服务”和“毫不利己、专门利人”、“奋斗精神”是毛泽东提倡的共产党员三种精神。)
  • 生的伟大,死的光荣
    ——1947年3月26日,中共中央主席毛泽东亲笔为刘胡兰题词,后在战争中题词稿遗失;1957年1月9日毛泽东第二次为刘胡兰题此词。
  • 三年以来,在人民解放战争和人民革命中牺牲的人民英雄们永垂不朽!
    三十年以来,在人民解放战争和人民革命中牺牲的人民英雄们永垂不朽!
    由此上溯到一千八百四十年,从那时起,为了反对内外敌人,争取民族独立和人民自由幸福,在历次斗争中牺牲的人民英雄们永垂不朽!
    ——《人民英雄们永垂不朽》(1949年9月30日毛泽东为人民英雄纪念碑起草的碑文)[3]
    1949年9月30日,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届全体会议决定,为了纪念在人民解放战争和人民革命中牺牲的人民英雄,在首都北京修建一座人民英雄纪念碑;当天下午6时,毛泽东率领全体代表,在天安门广场举行了纪念碑的奠基典礼。1955年6月9日,毛泽东为纪念碑正面的碑心石题写了八个大字“人民英雄永垂不朽”。周恩来书写毛泽东在政协第一届全体会议上起草、并在纪念碑奠基仪式上宣读的碑文。
  • 《蝶恋花·答李淑一》(1957年5月)
    我失骄杨君失,杨柳轻飏直上重霄九。
    问讯吴刚何所有,吴刚捧出桂花酒。
    寂寞嫦娥舒广袖,万里长空且为忠魂舞。
    忽报人间曾伏虎,泪飞顿作倾盆雨。
    该词寄托了毛泽东对第二任妻子杨开慧烈士和亲密战友柳直荀烈士的无限深情以及对革命先烈的深切悼念和崇高敬意,歌颂了革命先烈生死不渝的革命情怀;但所寄之情也决非单纯的个人情感,而引申为激励广大人民捍卫革命成果。

中共领导干部编辑

周恩来编辑

  • 《诉衷情·赠周总理》(1975年)
    当年忠贞为国酬,何曾怕断头?
    如今天下红遍,江山靠谁守?
    业未竟,身躯倦,鬓已秋;
    你我之辈,忍将夙愿,付与东流?
    • 此诗见于[美]R·特里尔所著《毛泽东传》。此书中说明:“在这段时间,毛似乎回到韶山。在南国宁静的时日里,毛赋下了如许几行。出乎意料,这首词是为周而作的。”(因此诗没有公开发表过,流出的版本略有差异)。
    • 这首诗应该是毛主席的最后一首诗,一般认为是他82岁时写给周总理的。当时,毛主席身体不好,疾病缠身,周总理也身患癌症,亦在重病中。毛主席已经预感到,革命将发生曲折,他和周总理等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夙愿将要“付与东流”。他问自己,也问周总理,社会主义的红色江山究竟“靠谁守”?

十大元帅编辑

朱德编辑

  • 度量如大海,意志坚如钢

彭德怀编辑

  • 山高路远沟深,大军纵横驰奔。谁敢横刀立马?唯我彭大将军。
  • 我这个人是被许多人恨的,特别是彭德怀同志,他是恨死了我的;不恨死了,也有若干恨。我跟彭德怀同志的政策是这样的:‘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过去跟我兄弟也是这样。
    ——《庐山会议实录》
  • 我同你历史关系,这么多次,你每次动摇,昨天朋友,今天敌人。
    ——《庐山会议实录》
  • 6亿人中最高明的是你,(说我是)先生(你是)学生,是假的。我们的合作是三七开。
    ——《庐山会议实录》
  • 弯弯曲曲,内心深处不见人。人们说你是伪君子,象冯玉祥
  • 你知道彭德怀原来叫什么名字吗?……彭德怀原来叫彭得华,就是要得中华。
    ——《红墙内外》第272页
  • 在几次路线斗争中,你都摇摆,由于挨了整,心里恨得要死,今后也很难说……我同你的关系,合作,不合作,三七开。融洽三成,搞不来七成。三十一年,是否如此?
    ——1959年7月31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会
  • 一九五九年第一次庐山会议本来是搞工作的,后来出了彭德怀,说你操了我四十天娘,我操你二十天不行?这一操,就被搅乱了,工作受到影响。
    ——1962年9月24日在中共八届十中全会上的讲话[4]
  • 也许真理在你这边。

林彪编辑

  • 这个娃娃堪当大任。
    ——毛泽东在井冈山会师时看见娃娃模样的林彪给部队作政治动员后点评
  • 他一个娃娃懂什么?

刘伯承编辑

  • 四川称刘伯承是一条龙下凡,江水怎么会挡得住龙呢?他会把我们带过去的!

贺龙编辑

  • 贺龙两把菜刀起家,现在当军长,带出了一个军。
  • 賀龍這個人,我先是保他的,但後來知道他搞陰謀,和成鈞他們一起搞陰謀,搞顛覆,我就不保他了。
  • 我看對賀龍同志搞錯了,我要負責呢。當時我對他講了:你呢,不同,你是一個方面軍的旗幟,要保護你。總理也保護他呢。不過這個人經常身上有武器。要翻案呢,不然少了賀龍不好呢。楊、余、傅也要翻案呢,都是林彪搞的。我是聽了林彪一面之辭,所以我犯了錯誤。
    ——同參加中央軍委會議人員談話,1973年12月21日

陈毅编辑

  • 我也來悼念陳毅同志嘛!陈毅同志是个好同志。
    ——對陳毅夫人張茜講話,1972年1月10日

罗荣桓编辑

  • 記得當年草上飛,紅軍隊裡每相逢。長征不是難堪日,戰錦方為大問題。斥鷃每聞欺大鳥,昆雞長笑老鷹非。君今不幸离人世,国有疑难可问谁?
    ——〈七律·弔羅榮桓同志〉(1963年12月)

徐向前编辑

  • 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你能回来就好,有鸡就有蛋。

聂荣臻编辑

  • 五台山,前有鲁智深,今有聂荣臻,聂荣臻就是新的鲁智深。

叶剑英编辑

  • 吕端大事不糊涂

四人帮编辑

王洪文编辑

张春桥编辑

江青编辑

姚文元编辑

走资派编辑

刘少奇编辑

  • 全国第一张马列主义的大字报和《人民日报》评论员的评论,写得何等好呵!请同志们重读一遍这张大字报和这个评论。可是在五十多天里,从中央到地方的某些领导同志,却反其道而行之,站在反动的资产阶级立场上,实行资产阶级专政,将无产阶级轰轰烈烈的文化大革命运动打下去,颠倒是非,混淆黑白,围剿革命派,压制不同意见,实行白色恐怖,自以为得意,长资产阶级的威风,灭无产阶级的志气,又何其毒也!联系到一九六二年的右倾和一九六四年的形“左”而实右的错误倾向,岂不是可以发人深醒的吗?
    ——1966年8月5日《炮打司令部——我的一张大字报

邓小平编辑

  • 看见那个小个子了吗?他非常聪明,前途远大。
    ——1957年11月,毛泽东访问莫斯科参加十月革命40周年庆典,随行的有邓小平、宋庆龄朱德李先念等;座谈会上,邓小平有理有据地反驳苏共的大理论家苏斯洛夫,令毛泽东大为激赏,会议结束时毛泽东指着邓小平对别人如此说。
  • 邓小平耳朵聋,一开会就在我很远的地方坐着。一九五九年以来,六年不向我汇报工作,书记处的工作他就抓彭真你们说他有能力吗?(聂荣臻说:这个人很懒。)
    ——毛泽东在中央政治局汇报会上的讲话(1966年10月)
  • 鄧小平,大家要開除他,我對這一點還有一點保留。我覺得這個人嘛,總要使他跟劉少奇有點區別,事實上是有些區別。
    ——1968年10月31日,毛澤東在十二中全會閉幕會上講話[2]:229
  • 鄧小平同志所犯錯誤是嚴重的。但應與劉少奇加以區別。(一)他在中央蘇區是挨整的,即鄧(鄧小平)、毛(毛澤覃)、謝(謝唯俊)、古(古柏)四個罪人之一,是所謂毛派的頭子。整他的材料見《兩條路線》、《六大以來》兩書。出面整他的人是張聞天。(二)他沒有歷史問題。即沒有投降過敵人。(三)他協助劉伯承同志打仗是得力的,有戰功。除此之外,進城以後,也不是一件好事都沒有作的,例如率領代表團到莫斯科談判,他沒有屈服於蘇修。這些事我過去講過多次,現在再說一遍。
    ——〈對鄧小平來信的批語〉(1972年8月14日)[5]:308
  • 人才难得,政治思想强。
    ――1974年,毛泽东在筹备第四届全国人大和酝酿国务院领导人选时评价邓小平
  • 其他的人都犧牲了。我只見過你(鄧小平)一面,你就是毛派的代表。
    ——〈在中共中央政治局會議上的講話〉(1975年5月3日)[2]:416
  • 我看邓小平这个人比较公道,他跟我一样,不是没有缺点,但是比较公道。他比较有才干,比较能办事。
  • 小平看不起那些人,我在还可以,我死了,谁也压不住他。他这个人对三自一包那些东西还是有感情的,对走资派恨不起来。
  • 他只要表态对文革有个基本认识,就不能动。你们这些人加起来也比不了他。他不是总理和老总,不妥协、不认输,外面是乌龟壳,里面是钢铁公司,你们不了解他,我是知道的。
  • 你呢,人家有点怕你,我送你两句话,柔中有刚,绵里藏针。外面和气一点,内部是钢铁公司,过去的缺点,慢慢改一改吧。
  • 小平提出“三项指示为纲”,不和政治局研究,在国务院也不商量,也不报告我,就那么讲。他这个人是不抓阶级斗争的,历来不提这个纲。还是“白猫,黑猫”啊,不管是帝国主义还是马克思主义。说“每次运动往往伤害老工人和有经验的干部”,那反对陈独秀瞿秋白李立三罗章龙,反对王明张国焘,反对高岗彭德怀刘少奇林彪,都伤害了吗?说“教育有危机,学生不读书”。他自己就不读书,不懂马列,代表资产阶级,说是“永不翻案”,靠不住啊。小平从不谈心,人家怕,不敢和他讲话,也不听群众的意见。当领导此作风是大问题。他还是人民内部问题,引导得好,可以不走到对抗方面去〔如刘少奇、林彪那样〕。邓与刘、林还是有一些区别,邓愿作自我批评,而刘、林则根本不愿。要帮助他,批他的错误就是帮助,顺着不好。批是要批的,但不应一棍子打死。对犯有缺点和错误的人,我们党历来有政策,就是惩前毖后,治病救人。要互相帮助,改正错误,搞好团结,搞好工作。
    ——《走资派还在走,“永不翻案”靠不住》(1975年10月——1976年1月)(毛泽东发动“批邓、反击右倾翻案风”运动的多次重要谈话纪要)

参考文献编辑

  1. (根据徐涛、钱三强、龚育之、于光远的回忆文章摘编). 回忆毛泽东谈“物质无限可分”. 《党的文献》 –通过中国共产党新闻网. 
  2. 2.0 2.1 2.2 中共中央文獻研究室,逄先知、金沖及 主編. 《毛澤東傳(第六卷)》. 香港第一版. 香港: 中和出版. 2011. ISBN 978-988-15116-8-3
  3. 《毛泽东选集》第五卷,人民出版社1977年4月第1版,第11页)
  4. 《毛泽东思想万岁》,1969年8月,第435页
  5. 《建國以來毛澤東文稿》第十三冊,北京:中央文獻出版社,1998年

参见编辑

諸子百家
儒家 孔子孟子荀子(東周)→董仲舒(西漢)→北宋五子(程頤程顥...等)(北宋)、朱熹(南宋)→陸九淵(南宋)→王陽明李贄(明)→王夫之顧炎武黃宗羲(明末清初)→新儒學八大家:馮友蘭新儒家熊十力(新儒家的始祖)、牟宗三(熊十力的弟子)、徐復觀(熊十力的弟子)、唐君毅(熊十力的弟子))、方東美張君勱梁漱溟
道家 老子莊子列子(東周)→王充(東漢)→道教各分支
法家 管仲韓非申不害商鞅(東周)→李斯(秦)→賈誼劉安漢文帝漢武帝(西漢)→王安石(北宋)→張居正(明)
墨家 墨子禽滑釐
名家 鄧析公孫龍惠施尹文子
陰陽家 鄒衍
縱橫家 鬼谷子蘇秦張儀
農家 許行
雜家 呂不韋(東周)→劉安(西漢)
小説家 屈原(東周)→虞初(西漢)→近現代中國小説家
兵家 孫武孫臏吴起
方技家 扁鵲(東周)→張仲景華佗(東漢)→孫思邈(唐)→李時珍(明)→近現代中國醫藥學家
楊朱學派 楊朱
中国共产党和中华人民共和国主要领导人
中共中央总书记
(中共七大前)
陈独秀瞿秋白(代)向忠发王明(代)博古张闻天
中共中央主席 毛泽东华国锋胡耀邦
中共中央副主席 刘少奇周恩来朱德陈云林彪华国锋王洪文康生叶剑英李德生邓小平李先念汪东兴赵紫阳
中共中央总书记
(中共十二大起)
胡耀邦赵紫阳江泽民胡锦涛习近平
国家主席 毛泽东刘少奇董必武(代)宋庆龄(名誉)李先念杨尚昆江泽民胡锦涛习近平
国家副主席 朱德刘少奇宋庆龄李济深张澜高岗朱德宋庆龄董必武乌兰夫王震荣毅仁胡锦涛曾庆红习近平李源潮王岐山
国务院总理 周恩来华国锋赵紫阳李鹏朱镕基温家宝李克强
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 刘少奇朱德宋庆龄(代)叶剑英彭真万里乔石李鹏吴邦国张德江栗战书
全国政协主席 毛泽东周恩来邓小平邓颖超李先念李瑞环贾庆林俞正声汪洋
中共中央军事委员会主席 毛泽东华国锋邓小平江泽民胡锦涛习近平
中共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书记 王荷波刘少奇李维汉朱德董必武陈云乔石尉健行吴官正贺国强王岐山赵乐际
国家监察委员会主任 杨晓渡
最高人民法院院长 沈钧儒董必武謝覺哉杨秀峰江华郑天翔任建新肖扬王胜俊周强
最高人民检察院院长 罗荣桓张鼎丞黄火青杨易辰刘复之张思卿韩杼滨贾春旺曹建明张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