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子

中國戰國時期思想家

墨子(前479年?—前381年?)姓,春秋战国时期著名思想家。《墨子》被认为是墨子及其弟子所著的墨家經典,現存五十三篇。

Wikipedia-logo.png
维基百科中的相关条目:

《墨子》摘录编辑

您可以在维基文库中查找此语录条目的相关原始文献:
  • 至殺不辜人也,扡其衣裘,取戈劍者,其不義又甚入人欄廄取人馬牛。此何故也?以其虧人愈多。苟虧人愈多,其不仁茲甚矣,罪益厚。當此,天下之君子皆知而非之,謂之不義。今至大為攻國,則弗知非,從而譽之,謂之義。此可謂知義與不義之別乎?
    ——《墨子·非攻上》
  • 儒者曰:「君子必服古言然後仁。」應之曰:「所謂古之言服者,皆嘗新矣,而古人言之,服之,則非君子也。然則必服非君子之服,言非君子之言,而後仁乎?」
    ——《墨子·非儒下》
  • 齊景公問晏子曰:「孔子為人何如?」晏子不對,公又復問,不對。景公曰:「以孔丘語寡人者眾矣,俱以賢人也。今寡人問之,而子不對,何也?」晏子對曰:嬰不肖,不足以知賢人。雖然,嬰聞所謂賢人者,入人之國必務合其君臣之親,而弭其上下之怨。孔丘之荊,知白公之謀,而奉之以石乞,君身幾滅,而白公僇。
    ——《墨子·非儒下》
  • 孔丘之齊見景公,景公說,欲封之以尼谿,以告晏子。晏子曰:不可夫儒浩居而自順者也,不可以教下;好樂而淫人,不可使親治;立命而怠事,不可使守職;宗喪循哀,不可使慈民;機服勉容,不可使導眾。
    ——《墨子·非儒下》
  • 無言而不讎,無德而不報,投我以桃,報之以李。
  • 興天下之利,除天下之害
    ——《墨子·非樂上》
  • 兼相愛,交相利;別相惡,交相賊。
    ——《墨子·兼愛》
  • 天下兼相愛則治,相惡則亂。
    ——《墨子·兼愛上》
  • 江河之水非一源,千鎰之裘非一狐
  • 法不仁,不可以为法。
    ——《墨子·法仪》
    上下文:“奚以为治法而可?当皆法其父母奚若?天下之为父母者众,而仁者寡,若皆法其父母,此法不仁也。法不仁,不可以为法。当皆法其学奚若?天下之为学者众,而仁者寡,若皆法其学,此法不仁也。法不仁,不可以为法。当皆法其君奚若?天下之为君者众,而仁者寡,若皆法其君,此法不仁也。法不仁,不可以为法。故父母、学、君三者,莫可以为治法。然则奚以为治法而可?故曰:莫若法天。天之行广而无私,其施厚而不德,其明久而不衰,故圣王法之。”
  • ,作也。
    ——《墨子·經上》
    廉,就是改正、去掉错误。作,通“斫”。
  • 之所以敢也。
    ——《墨子·經上》
    释义:勇,就是敢做敢当的志向。
  • 不强者不达;言不信者行不果。据财不能以分人者,不足与友;守道不笃,遍物不博,辩是非不察者,不足与游。本不固者,末必几。雄而不修者,其后必惰。原浊者,流不清;行不信者,名必耗。名不徒生,而誉不自长。功成名遂,名誉不可虚假反之身者也。务言而缓行,虽辩必不听。多力而伐功,虽劳必不图。慧者心辩而不繁说,多力而不伐功,此以名誉扬天下。言无务多而务为智,无务为文而务为察。故彼智与察在身,而情反其路者也。善无主于心者不留,行莫辩于身者不立;名不可简而成也,誉不可巧而立也,君子以身戴行者也。思利寻焉,忘名忽焉,可以为士于天下者,未尝有也。
    ——《墨子·修身》

对墨子的评论编辑

毛泽东论墨子编辑

参见:毛泽东点评历史人物#诸子百家
  • 《墨子的哲学思想》看了,这是你的一大功劳,在中国找出赫拉克利特来了。”……似改为‘古代辩证唯物论大家——墨子的哲学思想’或‘墨子的唯物哲学’较好”。
    ——1939年2月毛泽东给陈伯达的信(此前陈伯达刚刚写出《墨子的哲学思想》一文,向毛泽东请教)
  • 历史上的王,他是做官的,但也耕田。墨子是一个劳动者,他不做官,但他是一个比孔子高明的圣人孔子不耕地,墨子自己动手做桌子、椅子。历史上几千年来做官的不耕田,读书人也不耕田,假使全国党政军学,办党的,做官的,大家干起来,那还不是一个新的中国吗?………马克思主义千条万条,中心的一条就是不劳动者不得食。”
    ——1939年4月,毛泽东在抗大生产运动初步总结大会上的讲话(“不劳动者不得食”的社会主义按劳分配原则相当于墨家的信条“赖其力者生,不赖其力者不生”)
  • 毛主席说:“墨子在公元前5世纪就提出‘端’是组成物质的最小成分,比外国人提得早。”问徐涛:“‘一尺之棰,日取其半,万世不竭’,这句话你听说过吗?”徐涛说不知道。主席说:“这出自《庄子》。据说古希腊人德谟克利特是原子论的主要代表。在古希腊文里,原子就是不可分割的含义。古代化学家为了适应封建帝王的要求,搞点石成金或炼长生不老丹,都走了邪路,所以对原子的理论没有深入,直到18世纪还一直认为原子就不能再分了。”又问徐涛:“后来‘原子不可分’的论点又是怎么打破的?”徐涛简单地向主席介绍了门捷列夫的“周期率”以及居里夫妇对放射性元素的研究,都不断证明原子内部还有着更复杂的结构。主席听完,用肯定的语气讲道:“你看他们的头脑就是好独立思考,不跟别人脑子走,不信原来多年的成说,不怕名人权威。”当徐涛讲到卢瑟福的原子构造理论时,主席说:“正是此人发现原子是由原子核和电子组成,还是此人提出原子核是由质子和不带电的中子组成的设想。”接着,主席又提出问题:“你说这质子、中子还能再分吗?”主席很肯定地说:“不管你信不信,反正物质无限可分,我信!
    ——1953年,20多岁的徐涛被分到毛泽东主席身边当保健医生,跟主席在菊香书屋前面的小院子散步时,谈到了物质结构的问题(据徐涛的回忆[1]

参考文献编辑

  1. (根据徐涛、钱三强、龚育之、于光远的回忆文章摘编). 回忆毛泽东谈“物质无限可分”. 《党的文献》 –通过中国共产党新闻网. 

外部链接编辑

参见编辑

諸子百家
儒家 孔子孟子荀子(東周)→董仲舒(西漢)→北宋五子(程頤程顥...等)(北宋)、朱熹(南宋)→陸九淵(南宋)→王陽明李贄(明)→王夫之顧炎武黃宗羲(明末清初)→新儒學八大家:馮友蘭新儒家熊十力(新儒家的始祖)、牟宗三(熊十力的弟子)、徐復觀(熊十力的弟子)、唐君毅(熊十力的弟子))、方東美張君勱梁漱溟
道家 老子莊子列子(東周)→王充(東漢)→道教各分支
法家 管仲韓非申不害商鞅(東周)→李斯(秦)→賈誼劉安漢文帝漢武帝(西漢)→王安石(北宋)→張居正(明)
墨家 墨子禽滑釐
名家 鄧析公孫龍惠施尹文子
陰陽家 鄒衍
縱橫家 鬼谷子蘇秦張儀
農家 許行
雜家 呂不韋(東周)→劉安(西漢)
小説家 屈原(東周)→虞初(西漢)→近現代中國小説家
兵家 孫武孫臏吴起
方技家 扁鵲(東周)→張仲景華佗(東漢)→孫思邈(唐)→李時珍(明)→近現代中國醫藥學家
楊朱學派 楊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