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德怀

首任中华人民共和国国防部部长,中国共产党中央政治局原委员,中国共产党中央军事委员会原副主席,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原副总理

彭德怀(1898年10月24日-1974年11月29日),原名彭得华,湖南湘潭人。中国共产党著名军事将领,八路军和解放军副总司令、中国人民志愿军司令员,中华人民共和国元帅,曾任中共第六至八届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共中央军事委员会副主席、国务院副总理兼国防部部长。被打倒后一度担任西南三线建委第三副主任。

Wikipedia-logo.png
维基百科中的相关条目:
Commons-logo.svg
维基共享资源中相关的多媒体资源:

语录编辑

红军长征编辑

  • 我只是一个幸存者。多少人都在我面前倒下去了,我却还活着。
    ——彭德怀回忆长征[1]
  • 张国焘这个东西,把我彭德怀看成什么人了?把我当军阀。我要当军阀,就不当红军了。真是岂有此理。[1]

抗美援朝编辑

  • 雄辩地证明:西方侵略者几百年年来只要在东方一个海岸上架起几尊大炮就可霸占一个国家的时代一去不复返了,今天的任何帝国主义的侵略都是可以依靠人民的力量击败的。它也雄辩地证明,一个觉醒了的、敢于为祖国光荣、独立和安全而奋起战斗的民族是不可战胜的。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特别是中国革命胜利后起了深刻变化的亚洲历史的前进车轮,是侵略势力所绝对不能扭转的。毫无疑问,朝鲜的教训将鼓舞一切殖民地半殖民地人民为保卫祖国而抵抗帝国主义者的决心和信心,鼓舞他们加紧地展开争取本国的独立、和平、民主、统一的斗争。这对于保障远东和平,是一个重大的贡献。
    ——中国人民志愿军司令员兼政治委员彭德怀《关于中国人民志愿军抗美援朝工作的报告》

工作编辑

  • 我们就是要做人民的牛,党的牛,国家的牛,可决不做哪一个人的牛![2]
  • 我们都是“出家人”,都应该爱国家之财,爱人民之财。管“公”的人要牢守三条:第一自己不贪,第二不给人家送,第三敢把厚脸皮的上司、熟人挡回去。有这三条,才能保得住个“公”![3]
  • 想起牺牲的战友,我们这些人要好好工作。我们死后什么也不要留下,一身清白,就对得起长眠的战友了。[4]

政治迫害编辑

  • 开除我的党籍,拿我去枪毙了吧!谁是“军事俱乐部”成员自己来报名。[4]
  • 这种莫须有的罪名可不能承认,如果要承认,那么你的成员是谁呀?多少同志将蒙受不白之冤,党会受到多大损害。在这种情况下,我只能毁灭自己。[4]

身后事编辑

  • 我死以后,把我的骨灰送家乡…把它埋了,上头种一棵苹果树,让我最后报答家乡的土地,报答父老乡亲。

尚未归类编辑

  • 无缘无故地关了我这么多年,有谁来看过我一次,又有谁找我谈过一次话,我枪林弹雨中征战了一辈子,到如今落得这样一个下场,苍天啊!你真不长眼!
  • 警卫战士,疼得我一点办法也没有了,我实在忍受不了了,你帮我打一枪吧。
  • 我也一个不拜,孤独...管军队要纯的人。我没提过任何一个人,无任何私人来往,也没有私人信件。
    ——彭德怀在1959.8.1 常委会

“为人民鼓与呼”编辑

“鼓与呼”一词,最早出现在1959年。之前的1958年,彭德怀回湖南农村考察。1959年,在庐山会议上,彭德怀对“大跃进”提出批评意见,并且呈上《万言书》。在《万言书》中,有一首诗是这样写的:

谷撒地,薯叶枯。
青壮炼铁去,收禾童与姑。
来年日子怎么过?
请为人民鼓咙胡。

后来报纸发表时,将“鼓咙胡”改成了“鼓与呼”。其后,为还原历史真实,又将其改回“鼓咙胡”。

关于彭德怀的评论编辑

  • 对于我,写上这样几句就行了:“他是一个勇敢的农民的儿子。”[1]
    ——彭德怀
  • 山高路远坑深,大军纵横驰奔。谁敢横刀立马?唯我彭大将军。
    ——毛泽东名诗
  • 所有的人都可以平反,唯彭德怀同志不能平反。
    ——1962年1月27日,彭德怀的政敌刘少奇在“七千人大会”上说
  • 也许真理在你那边。
    ——1965年9月23日,毛泽东亲自找彭德怀谈话,刘少奇、邓小平彭真也在座,毛泽东还说:“对老彭的看法应当是一分为二,我自己也是这样”。
  • 一个文件摆在我的桌子上,拿起来一看,是我的几段话和列宁的几段活,题目叫做《马克思主义者应该如何正确地对待革命的群众运动》,不知是那一位秀才同志办的,他算是找到了几挺机关枪,几尊迫击炮,向着庐山会议中的右派朋友们,乒乒乓乓发射了一大堆连珠炮弹。共产党内的分裂派,右得无可再右的那些朋友们,你们听见炮声了吗?打中了你们的要害没有呢?……所以有的人在我面前都不能讲活了,只有你们的领袖才有讲活的资格,简直是黑暗极了,似乎只有你们出来才能收拾局面似的。如此等等。这是你们的连珠炮,把个庐山几乎轰掉了一半。好家伙,你们那里肯听我的那些昏话呢?但是据说你们都是头号的马列主义者,善于总结经验,多讲缺点,少讲成绩,总路线是要“修改”的,大跃进“得不偿失”,人民公社“搞糟”了,大跃进和人民公社都不过是“小资产阶级狂热性”的表现。那么,好吧,请你们看看马克思和列宁怎样评论巴黎公社,列宁又怎样评论俄国革命的情况吧!……你们看见列宁怎样批判叛徒普列汉诺夫,批判那些“资本家老爷及其走狗”、“垂死的资产阶级和依附于他们的小资产阶级民主派的猪狗们”吗?如未看见,请看一看,好吗?
    ——毛泽东
  • 在一九五九年七月党中央召集庐山政治局扩大会议以前,直到庐山会议的一段时间内,在我们党内出现了以彭德怀为首、包括黄克诚、张闻天、周小舟等一小批右倾机会主义反党集团反对党的总路线、反对大跃进、反对人民公社的猖狂进攻。这个进攻,正出现在国内外反动势力利用我国的大跃进和人民公社的伟大运动中的某些暂时的、局部的缺点,向我们党和我国人民加紧进攻的时候。在这样一个时机,来自党内特别是来自党中央内部的进攻,显然比来自党外的进攻更为危险。党的八届八中全会认为:坚决粉碎以彭德怀为首的右倾机会主义反党集团的活动,不但对于保卫党的总路线是完全必要的,而且对于保卫党的以毛泽东同志为首的中央的领导、保卫党的团结、保卫党和人民的社会主义事业,都是完全必要的。
    ——《中国共产党八届八中全会关于以彭德怀为首的反党集团的决议》
  • 为了实现他的个人野心,他早就在党内和军队内恶毒地攻击和污蔑党的领袖毛泽东同志以及中央和军委其他领导同志,采用封官许愿、拉拉扯扯、先打后拉、挑拨离间、造谣扯谎、散布流言蜚语等等方法,进行宗派主义的、分裂党的活动。在一九五八年大跃进以后,全党全民团结一致,积极工作,而他却处心积虑地阴谋破坏中央的领导,进行反党活动,准备寻找适当的机会同他的同谋者、追随者向党和毛泽东同志进攻。庐山会议就被他看作是一个适当的机会。由于彭德怀在党中央和在人民解放军的地位,也由于他的一套伪装爽直、伪装朴素的手法,他的活动是能够迷惑一些人并且已经迷惑了一些人的,对党和人民解放军的前途是具有很大危险性的。正因为这样,揭露这个伪君子、野心家、阴谋家的真面目,制止他的反党的分裂活动,就不能不成为党和所有忠于党、忠于人民解放军、忠于社会主义事业的人们的重要任务。
    ——《中国共产党八届八中全会关于以彭德怀为首的反党集团的决议》
  • 彭德怀同志热爱,热爱人民,忠诚于伟大的无产阶级革命事业。他作战勇敢,耿直刚正,廉洁奉公,严于律己,关心群众,从不考虑个人得失。他不怕困难,勇挑重担,对革命工作勤勤恳恳,极端负责。
    彭德怀同志是国内和国际著名的军事家和政治家,一直受到广大党员和群众的怀念和爱戴。 
    ——1978年12月24日,中共中央副主席邓小平在彭德怀、陶铸追悼大会上为彭德怀致悼词
  • 彭德怀同志是德高望重的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政治家和军事家,是我们党、国家和军队的杰出领导人,他把毕生的精力献给了中国人民的解放事业和社会主义事业,建立了不朽的历史功勋。一直受到全党、全军和全国人民的怀念和爱戴。
    ——1998年10月23日江泽民《在纪念彭德怀同志诞辰一百周年座谈会上的讲话》

参考文献编辑

  1. 1.0 1.1 1.2 李红平、寿蓓蓓. 彭德怀回忆长征——“我只是个幸存者”. 人民网·中国共产党新闻. 2006-09-14 [2011-6-10] (中文(简体)). 
  2. 1898年10月24日 彭德怀元帅诞辰. 人民网·中国共产党新闻. [2011-6-10] (中文(简体)). 
  3. 姬建民. 彭老总的“三条牢守”(人民论坛). 人民网. 2003-08-21 [2011-06-10] (中文(简体)). 
  4. 4.0 4.1 4.2 4.3 彭钢. 怀念伯伯彭德怀. 人民日报. 1984.11.26 [2011-06-10] (中文(简体)). 

参见编辑

  • 中国工农红军、八路军、解放军总司令朱德
  • 中共中央西北局书记、共军西北军区政委习仲勋
中国共产党和中华人民共和国主要领导人
中共中央总书记
(中共七大前)
陈独秀瞿秋白(代)向忠发王明(代)博古张闻天
中共中央主席 毛泽东华国锋胡耀邦
中共中央副主席 刘少奇周恩来朱德陈云林彪华国锋王洪文康生叶剑英李德生邓小平李先念汪东兴赵紫阳
中共中央总书记
(中共十二大起)
胡耀邦赵紫阳江泽民胡锦涛习近平
国家主席 毛泽东刘少奇董必武(代)宋庆龄(名誉)李先念杨尚昆江泽民胡锦涛习近平
国家副主席 朱德刘少奇宋庆龄李济深张澜高岗朱德宋庆龄董必武乌兰夫王震荣毅仁胡锦涛曾庆红习近平李源潮王岐山
国务院总理 周恩来华国锋赵紫阳李鹏朱镕基温家宝李克强
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 刘少奇朱德宋庆龄(代)叶剑英彭真万里乔石李鹏吴邦国张德江栗战书
全国政协主席 毛泽东周恩来邓小平邓颖超李先念李瑞环贾庆林俞正声汪洋
中共中央军事委员会主席 毛泽东华国锋邓小平江泽民胡锦涛习近平
中共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书记 王荷波刘少奇李维汉朱德董必武陈云乔石尉健行吴官正贺国强王岐山赵乐际
国家监察委员会主任 杨晓渡
最高人民法院院长 沈钧儒董必武謝覺哉杨秀峰江华郑天翔任建新肖扬王胜俊周强
最高人民检察院院长 罗荣桓张鼎丞黄火青杨易辰刘复之张思卿韩杼滨贾春旺曹建明张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