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

主权在民的政府形式

民主(希腊语:δημοκρατία,转写:dìmokratía),其本义是“人民的统治”,即“主權在民”,是一种现代的国家制度,国家权力由公民直接或间接行使。民主有时被称为“多数的统治”,与極權統治、独裁统治或寡头政治相对立。狭义的民主一词经常被使用于描述国家的政治,民主的原则也适用于其他有着统治行为存在的领域。平常所说的民主作风、民主原则、言論自由等民主权利,都从民主之含义派生而来。广义的民主应该是人民当家做主,既在一个完整的民主的社会里人们对社会负有相应的责任与义务,建立起社会的法律法规以及对政权控制的选举权与被选举权等等。在直接民主中,公民作為一個整體組成一個管理機構,並直接就每個問題投票。在代議制民主中,公民從他們中間選出代表。這些代表聚集在一起組成一個理事機構,例如立法機關。在憲政民主中,多數人的權力在代議制民主的框架內行使,但憲法限制多數人並保護少數人,通常是通過所有個人權利的享受。

语录编辑

  • 「我相信民主,但只是真正的民主制度,而非一个虚假的只有强者才能发声的民主,对我来说,在民主制度中每个人都能发出自己的声音。」
    • Augusto Boal, as quoted in "To Dynamize the Audience: Interview with Augusto Boal" by Robert Enight, in Canadian Theatre Review 47 (Summer 1986), pp. 41-49

民主與自治的局限编辑

  • 「如果我們以自治的理想、平等和自由來評判當代民主,我們會發現民主並非人們夢想的那樣。」[1]:1
  • 「我們總是將創立者的理想,混同為對真實存在的制度的描述。這一模糊的觀念損害了我們對民主的理解和評價。這在政治上是有害無益的,因為它自然而然地助長了非理性的希望,包括很多不現實的計劃,使我們無視具可行性的改革。」[1]:1
    • 阿當·普熱沃斯基《民主與自治的局限》
  • 「『民主』在其不停變化的涵義下,經常遭遇四種挑戰,這些挑戰助長了今天廣泛、強烈的不滿。它們是⑴不能夠帶來社會經濟領域的平等;⑵不能夠令人們感到他們的政治參與是有效的;⑶不能夠確保政府做他們應該做的、不做他們未被授權做的;⑷不能夠平衡秩序與不干涉之間的關係。」[1]:2
    • 阿當·普熱沃斯基《民主與自治的局限》
  • 「同時,民主又不停地燃點我們的希望。我們不停地被承諾引誘着,渴望把賭注押在選舉之上。一場品質平平的觀眾性運動仍然令人感到刺激和着迷。並且,它還被珍視,被捍衛,被慶祝。的確,那些對民主的功能更多是不滿意的人,不太可能認為民主在任何情況下都是最好的制度。儘管如此,更多的人則是希望民主制度可以得到改進:其中所有具價值的制度都被保留,不好的功能都被消除。這個希望是否合理還有待審查。」[1]:2
    • 阿當·普熱沃斯基《民主與自治的局限》
  • 「民主最大的問題是,它的哪些『無效性』並非必然,而只在特定條件和制度安排中才出現,因此是可以補救的;哪些是結構性的,內在於任何代議制當中。」[1]:2
    • 阿當·普熱沃斯基《民主與自治的局限》
  • 「民主可以多大程度上促進經濟和社會平等?它令各類活動參與達到何種有效程度?它能在多大程度上使政府能夠以市民福𧘲為依歸行動,以及讓市民控制政府?它能多麼有效地保護每個人既不受他人也不受政府的侵害?我們應該從民主中期望些甚麼?哪些夢想是現實的,哪些又是不切實際的?」[1]:2
    • 阿當·普熱沃斯基《民主與自治的局限》
  • 「民主不是由『民主主義者』構成的。」[1]:7
    • 阿當·普熱沃斯基《民主與自治的局限》

甚麼是民主编辑

  • 「民主即民治。這是大多數詞典所採用的,而且很可能是普遍都能接受的定義。這一定義與 democracy 這個詞的詞源也相符。這個詞源於希臘語,其詞根為 demos,人民,kratein,治理。」[2]:3
  • 「民主是一種社會管理體制。因此,要弄清民主的性質就必要把這種社會管理體制與其他種類的管理體制區別開。」[2]:7
    • 卡爾·柯恩《民主概論》
  • 「民主是一種社會管理體制,在該體制中社會成員大體上能直接或間接地參與或可以參與影響全體成員的決策。」[2]:8
    • 卡爾·柯恩《民主概論》

民主的尺度编辑

  • 「民主的廣度是數量問題,決定於受政策影響的社會成員中實際或可能參與決策的比率。」[2]:9-10
    • 卡爾·柯恩《民主概論》
  • 「民主廣度的實質是社會成員中參與決策的比例。」[2]:10-11
    • 卡爾·柯恩《民主概論》
  • 「如果一個社會不僅准許普遍參與而且鼓勵持續、有力、有效並了解情況的參與,而且事實上實現了這種參與並把決定權留給參與者,這種社會的民主就是既有廣度又有深度的民主。」[2]:20
    • 卡爾·柯恩《民主概論》

有關民主的某些一般說法编辑

  • 「一個社會在多大程度上實行了民主,不是由結構形式來確定的。結構可能有助於,也可能無助於,實現真正參與的決策過程。過程就是行為,民主過程就是某一種行為。這就是為什麼民主永無完成及完善之日的理由。民主是一種做事的方式,這種方式會比較充分或不怎麼充分地在做的當中體現出來。關於民主有這樣一句話,我們不能只是佔有它,樹立它,而是要繼續不斷地在行動中實現它,體驗它。這句話包含着深刻的真理。因而,任何社會的民主不可能是靜止的。每日每時在每個決定上參與的成員,都在不斷地變化。在同一時期內,也可能在幾種尺度方面有程度上的不同。」[2]:38-39
    • 卡爾·柯恩《民主概論》

民主以社會為前提编辑

  • 「民主最基本的前提是要有一個社會,它可以在這個社會的範圍內進行活動。要對某種特定的民主進行合乎理性的討論,其前提也必然是要對已經(或可能)實現這種民主的社會有所了解。民主的過程是集體參與管理共同事務的過程。」[2]:43
    • 卡爾·柯恩《民主概論》

民主的智力條件编辑

  • 「民主的智力條件,是公民運用理性能力去處理一般問題的條件。……智力條件主要可分為三類……:⑴提供信息,使社會公民能根據這些信息採取明智的行動。⑵教育公民,使之能有效地使用所提供的信息,⑶發展協商的藝術,使智力能以合作的方式解決社會問題。」[2]:167
    • 卡爾·柯恩《民主概論》

民主的心理條件编辑

  • 「妥協的過程對民主是特殊的支持。它不僅是一種手段,可達成相互滿意的結果,而且還可帶來珍貴的副產品。要妥協就要參與、制定一項協議,各方都必須起積極作用。真正的妥協就是綜合對立的勢力,並把雙方(或幾種)觀點中的精彩部分以不完整形式保留下來。妥協不是披上偽裝的有條件投降,它的過程是積極的,因為促進了各方參與的興致。它的過程也是合乎理性的。只有各方準備把自己要求中的各個部分區別開來,在某些部分上讓步,以換取另一些部分上的滿足,才有可能達成彼此滿意的協議。」[2]:197
    • 卡爾·柯恩《民主概論》

民主的保護性條件编辑

  • 「民主的保護性條件分兩類:防止來自外部及內部的進攻。」[2]:208
    • 卡爾·柯恩《民主概論》

民主的內在價值编辑

  • 「自由是實行民主的條件;平等是民主合理性的關鍵;博愛是任何民主存在的前提。」[2]:300
    • 卡爾·柯恩《民主概論》

民主為何不一定會成功编辑

  • 「民主現在激起了世界人民的想像,鼓舞了他們的希望。它是一種公正的政體,珍視它、捍衛它是正確的。但民主並沒有神奇的力量,它不能超越社會成員的物質與智慧能力而對社會有所作為。如果實現民主,是否它會把世界人民領向文明與物質的幸福,或傾向集體貧困與不幸,這個問題只能由將來的歷史學家來回答。我們可以做的是幫助他們確定作出何種回答。民主的命運主要掌握在成員自己手中,這既是民主的弱點,又是民主的優點,既是民主的危險,又是民主的光榮。當政權最終取決於被治者的參與時,確定民主成敗的是他們集體形成並表現出來的智慧。」[2]:316-317
    • 卡爾·柯恩《民主概論》

外部链接编辑

维基百科中的相关条目:
  1. 1.0 1.1 1.2 1.3 1.4 1.5 1.6 阿當·普熱沃斯基著,郭芬、田飛龍譯. 《民主與自治的局限》. 商務印書館(香港). 2017. 
  2. 2.00 2.01 2.02 2.03 2.04 2.05 2.06 2.07 2.08 2.09 2.10 2.11 2.12 卡爾·柯恩著,聶崇信、朱秀賢譯. 《民主概論》. 商務印書館(香港). 19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