個人

(重定向自个人主义

评论编辑

  • 人類生活的壯麗行列中,我覺得真正可貴的,不是政治上的國家,而是有創造性的、有感情的個人,是人格;只有個人才能創造出高尚的和卓越的東西,而群眾本身在思想上總是遲鈍的,在感覺上也是遲鈍的。
    ——愛因斯坦
  • 寧肯在自己身上忍受傷害……是非暴力的要素,我們選擇它來取代對他人的暴力。並不是因為我低估生命的價值……而是因為我知道,這樣做從長遠來看犧牲的生命是最少的……使這個世界由於他們的獻身而在道德方面更加充實。」[1]
    ——甘地
  • 「我堅信如果國家用暴力消滅資本主義,國家本身就會陷在暴力的羅網裏,永遠不可能發展非暴力。國家代表一種集中的、有組織的暴力。個人是有靈魂的,但是國家作為一部沒有靈魂的機器,決不會拋棄它以生存的暴力。因此我寧願贊成託管理論。」[2]
    ——甘地
  • 「我承認人實際上是按照習慣生活的,但是我認為讓人按照意志生活更好。我也相信人能夠把他們的意志發展到某種程度,從而把剝削減少到最低限度。我懷着最大的恐懼看着國家權力的增長,但它摧毀個人的人格,對人類貽害無窮,正是個人的人格才是一切進步的泉源。」[3]
    ——甘地

个人与阶级/社会分层编辑

个人与国家编辑

  • 那中国人是不是?!为什么同样的中国人要少排,你是以国家为单位算还是以为单位算?
    ——丁仲礼反问中国中央电视台采访者柴静

个人与民主编辑

民主的內在價值
  • 「民主的實質是社會成員參與社會的管理,即是自治。任何人都不會懷疑在個人生活與行為的小範圍內,自治有巨大與內在的價值。就是為了自治的緣故,每個人都珍視自己支配自己生活,以自己的方式追求自己目的的自由與能力。個人自治的經驗在民主過程中是以放大的形式表現出來的。在這兩種情況下,個人支配自己的生活及社會管理自己的事務,所實現的是同一原則,即自主的原則。」[5]:294
    ——卡爾·柯恩《民主概論》
  • 「只有以民主方式管理社會時才能充分實現社會自主——人與人相互關連的個人生活中的自主。只有在民主政體下,全體社會成員才能拿出自己的規則來管理共同事務,並將自己置於這些規則的約束之下。正如個人行為一樣,社會成員自己制定的規則,不能保證他們在選擇和運用這些規則時,行動是明智的或公正的。然而,如果支配社會成員的規則不是來自他們的參與,而是由外部或內部某種專制的力量強加於他們,社會的道德品質必然受損,即使外加的決定是正確的。個人與社會在這個問題上是類似的。評價他們行為的德性不僅要看做了甚麼,而且要看這樣做是誰決定的,理想的是指導與控制均來自內部,由自己作主的。在社會領域中只有被治者參與政府管理時,這種自主才有可能實現。」[5]:296
    ——卡爾·柯恩《民主概論》
  • 我们中国人是有骨气的。许多曾经是自由主义者或民主个人主义者的人们,在美国帝国主义者及其走狗国民党反动派面前站起来了。闻一多拍案而起,横眉怒对国民党的手枪,宁可倒下去,不愿屈服。朱自清一身重病,宁可饿,不领美国的“救济粮”。唐朝的韩愈写过《伯夷颂》,颂的是一个对自己国家的人民不负责任、开小差逃跑、又反对武王领导的当时的人民解放战争、颇有些“民主个人主义思想的伯夷,那是颂错了。我们应当写闻一多颂,写朱自清颂,他们表现了我们民族英雄气概。
    人民解放军横渡长江,南京的美国殖民政府如鸟兽散。司徒雷登大使老爷却坐着不动,睁起眼睛看着,希望开设新店,捞一把。司徒雷登看见了什么呢?除了看见人民解放军一队一队地走过,工人、农民、学生一群一群地起来之外,他还看见了一种现象,就是中国的自由主义者或民主个人主义者也大群地和工农兵学生等人一道喊口号,讲革命。总之是没有人去理他,使得他“茕茕孑立,形影相吊”,没有什么事做了,只好挟起皮包走路。
    中国还有一部分知识分子和其他人等存有糊涂思想,对美国存有幻想,因此应当对他们进行说服、争取、教育和团结的工作,使他们站到人民方面来,不上帝国主义的当。但是整个美帝国主义在中国人民中的威信已经破产了,美国的白皮书,就是一部破产的记录。先进的人们,应当很好地利用白皮书对中国人民进行教育工作。 司徒雷登走了,白皮书来了,很好,很好。这两件事都是值得庆祝的。
    ——美国国务院指示驻华大使司徒雷登不得接受中共邀请与中共接触后,毛泽东通过新华社发表《别了,司徒雷登!》(1949年8月18日)

参考文献编辑

  1. M. K. Gandhi, Non-violence in peace & war, 2nd edition, Ahmedabad: Navajivan, 1944, p. 49.
  2. Tendulkar, Mahatma, 1961, Volume 4, p. 11.
  3. K. N. Bose, An Interview with Mahatma Gandhi, The modern review, Volume 58, 1935-10.
  4. 《毛泽东选集》第一卷. 第2版. 北京: 人民出版社. 1991. 
  5. 5.0 5.1 卡爾·柯恩著,聶崇信、朱秀賢譯. 《民主概論》. 商務印書館(香港). 1989. 

参见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