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自清

中國詩人、散文家、學者

朱自清(1898—1948),中國現代詩人、散文作家。

Wikipedia-logo.png
维基百科中的相关条目:

名言编辑

  • 春天像刚落地的娃娃,从头里脚是新的,它生长着。/春天像小姑娘,花枝招展的,笑着,走着。/春天像健壮的青年,有铁一般的胳膊和腰脚,领着我们上前去。
    • 《春》
  • 你聰明的,告訴我,我們的日子為什麼一去不復返呢?
  • 盼望着,盼望着,东风来了,春天的脚步近了。
  • 我們的夢醒了,我們知道就要上岸了;我們心裏充滿了幻滅的情思。
  • 人间的正义究竟是在哪里呢?满藏在我们心里!为什么不取出来呢?它没有优先权!在我们心里,第一个尖儿是自私,其余就是威权、势力、亲疏、情面等等;等到这些角色一一演毕,才轮得到我们可怜的正义。你想,时候已经晚了,它还有出台的机会么?没有!所以你要正义出台,你就得排除一切,让它做第一个尖儿。你得凭着它自己的名字叫它出台。你还得抖擞精神,准备一副好身手,因为它是初出台的角儿,捣乱的人必多,你得准备着打——不打不成相识啊!打得站住了脚携住了手,那时我们就能从容的瞻仰正义的面目了。
    • 《正义》
  • 这是袭击,也是侮蔑,大大的侮蔑!我因了自尊,一面感着空虚,一面却又感着愤怒;于是有了迫切的国家之念。我要诅咒这小小的人!
  • 我真是一个矛盾的人。无论如何,我们最要紧的还是看看自己,看看自己的孩子!谁也是上帝之骄子;这和昔日的王侯将相一样,是没有种的!
    • 《白种人——上帝的骄子》
  • 我与父亲不相见已经二年余了,我最不能忘记的是他的背影。
  • 我读到此处,在晶莹的泪光中,又看见那肥胖的,青布棉袍,黑布马褂的背影。唉!我不知何时再能与他相见!
    • 《背影》
  • 三月十八是一个怎样可怕的日子!我们永远不应该忘记这个日子!
  • 就是不谈什么“人道”,难道连国家的体统,“临时执政”的面子都不顾了么;段祺瑞你自己想想吧!
  • 这回的屠杀,死伤之多,过于五卅事件,而且是“同胞的枪弹”,我们将何以间执别人之口!而且在首都的堂堂执政府之前,光天化日之下,屠杀之不足,继之以抢劫、剥尸,这种种兽行,段祺瑞等固可行之而不恤,但我们国民有些无脸的政府,又何以自容于世界!——这正是世界的耻辱呀!
    • 《执政府大屠杀记》
  • 这几天心里颇不宁静。
  • 曲曲折折的荷塘上面,彌望的是田田的葉子。葉子出水很高,像亭亭的舞女的裙。
    • 《荷塘月色》
  • 光輝也罷,倒楣也罷,平凡也罷,讓他們各盡各的力去。
    • 《兒女》
  • 我覺得自己是一張枯葉,一張爛紙,在這個大時代里。
    • 《論無話可說》
  • 沉默是一種處世哲學,用得好時,又是一種藝術。
  • 自己以外有別人,所以要說話;別人也有別人的自己,所以又要少說話或不說話。於是乎我們要懂得沉默。
    • 《沉默》
  • 無論怎麼冷,大風大雪,想到這些,我心上總是溫暖的。
    • 《冬天》
  • 誠偽是品性,卻又是態度。
    • 《論誠意》
  • 目下自己正在張牙舞爪的,且頭痛醫頭,腳痛醫腳,先來多想想別人罷!
    • 《論別人》
  • 這樣看,自己的小,自己的大,自己的由小而大。在自己都是好的。
    • 《論自己》
  • 青年反抗傳統,反抗社會,自古已然,只是一向他們低頭受壓,使不出大力氣,見得沉靜罷了。
    • 《論青年》

关于朱自清的评论编辑

  • 我们中国人是有骨气的。许多曾经是自由主义者或民主个人主义者的人们,在美国帝国主义者及其走狗国民党反动派面前站起来了。闻一多拍案而起,横眉怒对国民党的手枪,宁可倒下去,不愿屈服。朱自清一身重病,宁可饿,不领美国的“救济粮”。唐朝的韩愈写过《伯夷颂》,颂的是一个对自己国家的人民不负责任、开小差逃跑、又反对武王领导的当时的人民解放战争、颇有些“民主个人主义”思想的伯夷,那是颂错了。我们应当写闻一多颂,写朱自清颂,他们表现了我们民族英雄气概。
    人民解放军横渡长江,南京的美国殖民政府如鸟兽散。司徒雷登大使老爷却坐着不动,睁起眼睛看着,希望开设新店,捞一把。司徒雷登看见了什么呢?除了看见人民解放军一队一队地走过,工人、农民、学生一群一群地起来之外,他还看见了一种现象,就是中国的自由主义者或民主个人主义者也大群地和工农兵学生等人一道喊口号,讲革命。总之是没有人去理他,使得他“茕茕孑立,形影相吊”,没有什么事做了,只好挟起皮包走路。
    中国还有一部分知识分子和其他人等存有糊涂思想,对美国存有幻想,因此应当对他们进行说服、争取、教育和团结的工作,使他们站到人民方面来,不上帝国主义的当。但是整个美帝国主义在中国人民中的威信已经破产了,美国的白皮书,就是一部破产的记录。先进的人们,应当很好地利用白皮书对中国人民进行教育工作。 司徒雷登走了,白皮书来了,很好,很好。这两件事都是值得庆祝的。
    ——美国国务院指示驻华大使司徒雷登不得接受中共邀请与中共接触后,毛泽东通过新华社发表《别了,司徒雷登!》(1949年8月18日)

参考文献编辑

  • 《朱自清散文精选》,朱自清 著,人民文学出版社 出版,ISBN 97870200706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