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華民國

位於東亞的民主共和國

中華民國是東亞一國家,但未獲得聯合國與中華人民共和國承認。領土現為台澎金馬地區。

“三民主义,吾党所宗;以建民国,以进大同。”
“同心同德,贯彻始终,青天白日满地红。”
“那里,永恒的中国!”
“和平,奋斗,救中国。”
“愿中国青年都摆脱冷气,只是向上走,不必听自暴自弃者流的话。能做事的做事,能发声的发声。有一分热,发一分光。就令萤火一般,也可以在黑暗里发一点光,不必等候炬火。”

宪法编辑

歌词编辑

語錄编辑

  • 驱除鞑虏,恢复中华,创立民国,平均地权。
    ——孙文反清革命宣传口号
  • 中国情形纷扰,不过起于一二党魁之议论,外人有不能知其详者。故欲设立坚固政府,必当询问其意见于多数国民,不当取决于少数。
    ——袁世凯
  • 中国要到什么时候才能翻身?要等到贵于财富,人命贵于机器,人命贵于安乐,人命贵于名誉,人命贵于权位,人命贵于一切,只有等到那时,中国才站得起来!
    ——陶行知中国的人命》(載《齋夫自由談》1932年4月初版)
  • 所謂中國者,其實不過是安排這人肉筵宴的廚房。
    ——鲁迅
  • 中國人的性情是總喜歡調和折中的,譬如你說,這屋子太暗,須在這裏開一個窗,大家一定不允許的。但如果你主張拆掉屋頂他們就來調和,願意開窗了。
    ——鲁迅
  • 愿中国青年都摆脱冷气,只是向上走,不必听自暴自弃者流的话。能做事的做事,能发声的发声。有一分热,发一分光。就令萤火一般,也可以在黑暗里发一点光,不必等候炬火。
    ——鲁迅
  • 只要中國尚有一片自由之領土,保持獨立之主權,不信中(中正)無立足之地。
    ——蒋中正
  • 所以我们要有一个使中国政治弄得好的决心,则一进万恶社会,就不会同流合污了。
    ——蒋中正
  • 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每个人都被迫发出最后的吼声。起来,起来,起来!
    ——《义勇军进行曲》(1934年田汉作词)
  • 不错,目前的中国,固然是江山破碎,国弊民穷,但谁能断言,中国没有一个光明的前途呢?不,决不会的,我们相信,中国一定有个可赞美的光明前途。中国民族在很早以前,就造起了一座万里长城和开凿了几千里的运河,这就证明中国民族伟大无比的创造力?中国在战斗之中一旦斩去了帝国主义的锁链,肃清自己阵线内的汉奸卖国贼,得到了自由与解放,这种创造力,将会无限的发挥出来。到那时,中国的面貌将会被我们改造一新。所有贫穷和灾荒,混乱和仇杀,饥饿和寒冷,疾病和瘟疫,迷信和愚昧,以及那慢性的杀灭中国民族的鸦片毒物,这些等等都是帝国主义带给我们可憎的赠品,将来也要随着帝国主义的赶走而离去中国了。朋友,我相信,到那时,到处都是活跃的创造,到处都是日新月异的进步,欢歌将代替了悲叹,笑脸将代替了哭脸,富裕将代替了贫穷,康健将代替了疾病,智慧将代替了愚昧,友爱将代替了仇恨,生之快乐将代替了死之忧伤,明媚的花园将代替了暗淡的荒地!这时,我们民族就可以无愧色的立在人类的面前,而生育我们的母亲,也会最美丽地装饰起来,与世界上各位母亲平等的携手了。
    ——方志敏狱中散文《可爱的中国》(1935年5月2日)
  • 先總統遺訓指引之下,務須團結一致,奮鬥到底,加速光復大陸,完成以三民主義統一中國之大業,是所切矚。
    ——蒋经国
  • 海峡两岸均坚持“一个中国”之原则,但双方所赋予之涵义有所不同。中共当局认为“一个中国”即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将来统一以后,台湾将成为其辖下的一个“特别行政区”。我方则认“一个中国”应指1911年成立迄今之“中华民国”,其主权及于整个中国,但目前之治权,则仅及于台澎金马。台湾固为中国之一部分,但大陆亦为中国之一部分。
    ——「關於一個中國的涵義」(八一決議文),1992年8月1日
  • 中華民國的主權屬於兩千三百萬台灣人民,中華民國就是台灣,台灣就是中華民國,這是任何人都不能否定的事實。——陈水扁2004年10月10日[2]
  • 中國自己收回中東路,實際是個幻想; 國民黨擁護民族利益,也實際是假面具...
    ——陈独秀
  • 我們的國運正處在多事之秋﹐無論國家和個人的生命,都會達到一種瀰漫著初秋精神的時期,翠綠夾著黃褐,悲哀夾著歡樂,希望夾著追憶。
    ——林语堂
  • 我曾梦游天国,醒来一片片河山破碎。
    ——冰心
  • 雪落在中国的土地上,寒冷在封锁着中国呀……
    ——艾青
  • 列车轧在中国的肋骨上,一节接着一节社会问题。
    ——辛笛
  • 国家在这样风雨飘摇之秋,老百姓在这样痛苦的时分,安慰在哪里呢?希望又在哪里呢?享有特权的人享有特权如故,人民莫可奈何。靠着私人政治关系发横财的豪门之辈,不是逍遥海外,即是特权豪强如故。
    ——1948年11月4日,南京《中央日报》发表殷海光执笔的社论《赶快收拾人心》。
  • 中国要统一,但必须统一在既照顾全体中国人利益,又合乎世界潮流的民主、自由、均富的制度之下,而不应统一在经过实践证明失败的共产制度或所谓的“一国两制”之下。
    ——中华民国总统李登辉
  • 当战争来临时,要以崇高荣誉、无比尊严,勇敢走向战场,含笑为國牺牲
    ——國防部长馮世寬在2016年6月13日晚间媒体招待会上,播放了两段美军士兵从伊拉克战场归国,及阵亡士兵葬礼的视频。冯世宽说,这两段影片让他“相当有感触”云云,还说中華民國已远离战争有很长时间,希望影片勉励國军,时时做好“保家卫國”的准备。

外国人的评论编辑

  • 对于中国共产党现在基本的问题是:融入全民族的浪潮并取得领导地位……中国人怎样打击外部敌人-这是决定性的问题。当这一问题结束时,再提出怎样互相打的问题!
    ——约瑟夫·斯大林
  • 无论的中国共产党人的处境如何艰难和危险,他们都不可能不反击蒋介石对新四军的强盗式进攻,也不可能不对蒋介石军队对八路军和边区的攻击进行自卫。
    ——格奧爾基·季米特洛夫
  • 特区领导人(中國共產党)现在的最主要目的,就是在为应付即将到来的国共冲突做好一切准备。
    ——格奧爾基·季米特洛夫
  • 萤火虫的幼虫吃蜗牛的时候,它不是把蜗牛一下子都杀死,而是为了总吃新鲜肉而使蜗牛麻痹。从我们日本帝国直到列强,对中国的态度和萤火虫对蜗牛的态度毫无二致。
    ——芥川龙之介

参考文献编辑

外部链接编辑

维基百科中的相关条目:
维基共享资源中相关的多媒体资源:
您可以在维基词典中查找此语录条目的相关解释:
维基导游中有相关旅行指南:


參見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