語錄编辑

  • 有時候一個人的視野圈變得越來越小,當半徑接近零的時候它集中在一點。然後那個東西變成了他的觀點
  • 「一方面禁止被控告的異端分子宣稱其觀點是真理,另一方面卻又允許其宣稱其觀點的功用或無害性,這種做法匪夷所思。一個觀點的真理性就是它的部分功用。如果我們想知道某種主張是否值得相信,有可能排除掉它是否正確的考量嗎?」[1]:29
  • 「某個概念的擁護者,會帶著恐懼的眼光看待相信其他概念的人的舉動。這個恐懼來自於觀點的不同,使得對於人類這個種族的種種可能性被導入了錯誤與狹隘的窄巷中。事實上,歷史上無數殘暴可惡的事,起因於一種錯誤的信念,認為哲學家最終已了解人類的非凡潛能和奇妙的能力。」—費曼丹茲講座系列演講「價值的不確定性」,1963年[2]
  • 日本顯然受到中國文化影響很深,但從差異來看,日本文化專注在事物的細節上,例如日本的刀跟中國的刀是完全不同的。日本的刀很鋒利,但同時也非常美,就像藝術品一樣。製刀的工匠不只是製作一個武器,也把它當作是藝術品在製造。這種態度,是很獨特的日本文化,幾乎每個日本人,不論在哪個行業,都有非常專注的視野,他們在個人崗位上全力以赴,但是專注得太過頭了,就會失去全面的視野。--本庶佑[3]

參考資料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