約翰·馮·諾伊曼

John von Neumann匈牙利語Neumann János Lajos,1903年12月28日-1957年2月8日)是一位匈牙利猶太裔、美國數學家,是二十世紀最重要的數學家之一。

在數學中你不理解事情,你只是習慣它們。

語錄编辑

  • 你應該把他稱作熵,有兩個原因。第一你的不確定函數已經被用在統計力學而且用了那個名字。第二,更重要的是,沒有人真正知道什麼是熵,所以在爭論中你總是有優勢。
--向夏農建議他的新函數的名稱。
  • 抱怨人們自私狡猾,就和抱怨磁場必須在電場有旋度時才會升高一樣愚蠢,兩個都是自然定律。
  • 年輕人,在數學中你不理解事情,你只是習慣它們。
--回覆一個物理學家朋友,他說「我擔心我不理解特徵線法。」
  • “当一门数学学科远离它的经验来源,或者甚至它只是由来自‘实际’的思想间接激发产生的第二代和第三代,这门学科就危机四伏了。它会越来越走向纯美学化,越来越纯粹地为艺术而艺术......现在有一种巨大的危险:这门学科将沿着那条阻力最小的路线发展......将会分崩离析,成为许多无足轻重的分支......无论如何,我觉得唯一的补救办法就是恢复到青春回到起源,重新注入多少是直接经验的思想。”
  • 你不必對你所處的世界負責。
--給理查費曼的建議,引用於別鬧了費曼先生(當時兩人參與製造原子彈的曼哈頓計畫)。
  • 如果人們不相信數學簡單,那是因為他們不知道真實世界有多複雜[1]
  • 1954年,冯·诺伊曼任美国原子能委员会委员。1954年夏天,右肩受傷,手術時發現患有骨癌,治療期間,依然參加每週三次的原子能委員會會議,甚至美國國防部長,陸、海、空三軍參謀長聚集在病房開會。晚年,有学生請教他做事的方法,他说:“简单(simple)。”
  • 世上大概有,很多事情解釋起來比較簡單。


別人提及的語錄编辑

  • 費米對於以理論求得和自己觀測結果相同而跑來找他的戴森說:計算方法只有兩種。第一種,也是我喜歡採用的,就是擁有一個明確的物理影像;第二種,則必須具備嚴密的數學形式結構。[2][3]
    • 戴森當時反問費米,為甚麼他的理論算不上是一致的數學形式體系。費米反問道:「你們在計算過程中引入了多少個任意參數?」戴森回答說四個。於是費米便說:「我記得我的朋友馮·諾依曼曾經說過,用四個參數我可以擬合出一頭大象,而用五個參數我可以讓它的鼻子擺動。」[3]
  • 「不管多麼聰明的人,和馮·諾伊曼一起長大就會有挫敗感。」——尤金·維格納 (Eugene Wigner,1963年諾貝爾物理學獎得主)
  • 「馮·諾伊曼的大腦是否意味著存在比人類更高一級的生物?」——漢斯·貝特 (Hans Bethe,1967年諾貝爾物理學獎得主)

參考資料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