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瑞金

彭瑞金,(1947年-),為知名臺灣文學評論家及運動人士。長年投入臺灣文學評論與研究工作;其研究領域為台灣文學史、文學評論、台灣客家文學、台灣原住民文學等;同時也積極推動台灣文學進入學術及教育體制。現為靜宜大學臺灣文學系專任教授暨系所主任、臺灣研究中心主任,並任台灣筆會理事長。其研究與評論獲獎無數,曾獲台北市西區扶輪社所頒之台灣文化奬、教育部文藝創作獎、行政院客家委員會頒發客家貢獻獎、及高雄市政府頒發之高雄市文藝獎等殊榮。

語錄编辑

  • 我們確認臺灣文學具備絲毫無遜於任何國家文學的、做為學術研究的獨立完備的文學位格。臺灣文學做為一種獨立自足的文學,根本不容懷疑。[1]
  • 常讀臺灣文學史,令我深有感觸的是,不少文學前輩對後進、後學的提攜是完全無私、無我的,絕不是為了找傳人,如果說他們對所提攜的後進有所期許,也是著眼於整體臺灣文學的前程、未來,期望有更多、更優秀的人才加入臺灣文學的行列。[2]
  • 當有共同歷史記憶的一群人,有意識要去建構屬於他們的文學時,才能有屬於他們自己的文學。臺灣出現有漢字書寫的文學時,不論是十七世紀的漢語文言文學,還是戰後隨接收政權或國民黨政權來臺文人引進的漢語語體文學,絕大多數雖然都「發生」在臺灣,卻缺乏「有意識」──缺乏臺灣人在臺灣以及臺灣史的意識去寫作。所以,在臺灣文學形成風潮之後,這些作品習慣主動、被動掛上臺灣文學之名,卻徒然只能勉強算是發生在臺灣的文學勞作而已。由於它缺乏文學最必要的那些元素。[3]
  • 臺灣人是否有其獨立自尊的文學,是取決於臺灣人是否已然建構了具備其「民族」內涵的臺灣文學,和日本文學、中國文學……之消長無關。只是由於台灣特殊的政治情勢,偽裝國家文學的「中國文學」長期霸佔、壟斷臺灣的文化、文學、教育資源,侵犯、侵佔臺灣文學,臺灣文學基於主權獨立必須挺身抗「暴」而已,包括教科書、教育政策、文化資源的支配,臺灣文學不是小三搶去老公的怨婦,不能老是停在門口叫我是家園的主人,家園被人侵佔,光明正大地回家才是正道。[4]
  • 我不否認,即使文學家以闡發民族的心聲、刻鏤民族的靈魂為創作追求的極致、已是通識、常識。仍然有所謂的「文學家」及「作家」,還是以文學為文字藝術。但我十分堅信,沒有以追求民族魂為極致的創作,不必等待文學史的淘洗,「作家」自己也會自覺、自己的文學,終將走入虛無、茫然。[5]

参考文献编辑

维基百科中的相关条目:
  1. 彭瑞金/著,〈大學文學院不能沒有臺灣文學系〉。
  2. 彭瑞金/著,〈編後記:誰主當今臺灣的文學?〉《文學台灣》,2015年4月15日第94期。
  3. 彭瑞金/著,〈編後記:臺文系和中文系的差別〉《文學台灣》,2015年7月15日第95期。
  4. 彭瑞金/著,〈編後記:高喊臺灣文學獨立,會引發戰爭嗎?〉《文學台灣》,2015年10月15日第96期。
  5. 彭瑞金/著,〈編後記:向自己的靈魂致敬〉《文學台灣》,2016年1月15日第97期。



维基语录链接:名人名言 - 文学作品 - 谚语 - 电影/电视剧对白 - 游戏台词 - 主题 - 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