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平 (经济学者)

眉山剑客陈平

陈平(1944年1月12日),物理学背景的经济学者,现任复旦大学中国研究院研究员,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教授。

语录编辑

  • 中国之所以成为国际资本和劳动密集型产业的转移地,成功地维持了长时间的经济高速增长,就在于中国没有统一的平衡的劳动社会保障体系。
    ——陈平《建立统一的社会保障体系是短视国策》发表于《中国改革》2002年第4期
  • 特朗普很多话其实是在显示他张扬的个性,未必会实行。将来他在经济上一定是和中国联手合作,坐下来谈判双方如何退进。所以一刀切的美国主导的全球化终结了,但是双边区域协定会加强。我认为如果“三家分晋”,北美一家、中国一家、欧洲一家,最大的是中国。美国那些高档的房地产卖给谁?只有中国买家有钱。所以特朗普“叫板”中国,实际上是谈判的虚张声势。我很乐观。
    ——参加东南卫视《中国正在说》,现场互动环节
  • 把中国的发展目标定为进入高收入社会,是西方的一个陷阱,是希望中国像它一样,然后就不干活了,所以讲这个高收入的优势,不存在的。
    照我的计算呢,我在中国,如果我一个月有两千块钱,这个工资,美国还不到这个一千美元,我活得比在美国有三千美元还要舒服得多。所以美国现在在水深火热里面,你明白吗?非常简单,美国没有公共交通,所以中国人像包括现在,我相信清华啊、和北大啊很多年轻的老师进来了,房子买不起住得很远,绝对不会三环之内,对不对?五环以外,坐了地铁过来上班,你在美国没有地铁,怎么办?开汽车,开汽车你得花多少钱?保险那些东西全部算起来,所以现在美国才叫水深火热里面。
    ——2019年5月30日,清华大学国情研究院《国情讲坛》第二十九讲《中美贸易摩擦的实质、策略和前景》主讲人陈平[1]
  • 但是我大女儿在麻省理工学院,90年代念书,从学校到她的宿舍,就隔一条河,每天晚上11点以后,回家要打电话叫警车,开了车送她才能回家,Boston90年代的情形。
    ——2019年5月30日,清华大学国情研究院《国情讲坛》第二十九讲《中美贸易摩擦的实质、策略和前景》主讲人陈平[1]
  • 所以现在美国的枪击案,从大学到中学到小学,你还念什么书啊?中国还一帮土豪还把小孩送到美国去念书,你不是找死啊
    ——2019年5月30日,清华大学国情研究院《国情讲坛》第二十九讲《中美贸易摩擦的实质、策略和前景》主讲人陈平[1]
  • 本人可是去过四十几个国家,所以我的经验从世界各国来的,我就发现一件很奇怪的事情,现在世界上最创新的国家是美国吗?不是,是北欧[2]
  • 如果是美国要打贸易战的话,美国就会分裂,那么我看到的美国最能够分裂的地区,恰恰就是我所住的地区,也是美国经济的龙头,什么地方呢?就加州和德州[3]
  • 2019年10月2日,陈平在《观察者网》发表《我和共和国同成长共曲折,也一起见到光明》一文[4]
    • 居美40年,否定了十来位诺贝尔经济学奖的理论,多次劝诫国人“要照美国人做的办法做,不能照美国人说的做”。
    • 第一年我在休斯顿大学,校园就在黑人区边上。美国的贫富差距非常大,黑人区的生活条件非常恶劣,茅草长得有一人高,那些生活贫困的黑人常表现得非常愤怒。我每天晚上回家,简直像要经过战争区域一样,因为有抢劫的危险。所以我第一年在休斯顿时完全不佩服美国,而且还惊奇美国这样贫富差距悬殊的国家怎么会不灭亡?
    • 美国科研先进的大学实际上不是设在大城市,而是小城市,小城市研究环境好——到现在我也主张,中国如果不把最好的大学搬到小城市的话,是没有可能在世界科技领域位居前沿的
    • 中国要不改变科学体制,和发达国家间的差距是很难缩短的。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因就是,中国科研经费的发放、中国领导对科学人才的识别,都不是以个人成就为标准的,而是以单位地位为标准,看你是科学院的还是清华北大的。这样一种组织方法是没办法在世界上得到他人承认的。这也是我走上前沿以后回不来的一个原因,回来的话,基本就是为国内具体的任务服务
    • 不要以为改革都是中央部门设计规划的,其实中央各个部门争论是最激烈的,而且里面不少人偏保守,还崇拜美国,反倒是地方政府改革非常有创新精神。
    • 一个是中国的国有银行太大,应该拆分竞争,但因为当时美国在合并,所以中央领导批了,却被中层领导否定了。最后中国的四大国有银行没有被拆分,但又增加了好多准国有银行、地方银行。我觉得目前中国的金融还是有问题,没有理顺。
还有一个,当时中央有人建议学习西方搞全国统一的社会保障,对此我是质疑的,因为西方的社保搞得并不成功。但中国政府没有接受我的建议,只是把我招去当社会劳动保障部的顾问。到现在中国社会保障的方向还是在学欧美,我觉得将来社保问题会越来越严重。当然,现在规模还没有到西方的程度,但是西方除了北欧小国做得比较好,其他现在问题较多,如美国、日本等较大国家,社会保障已成为财政危机的主要来源。
  • 中国搞去杠杆,一刀切,造成经济下行,给特朗普打贸易战制造了机会。对中国而言,打贸易战实际上是一个非常有利的机会,可以趁机停止去杠杆,抓基础工业。
“去杠杆”这个概念其实是错误的,因为世界竞争制高点都是过剩产能,看谁熬到最后谁就笑得最好。美国的“马歇尔计划”不就是过剩产能吗?美国的农产品对中国出口都是过剩产能。为什么美国要坚持它的过剩产能,而中国要去过剩产能?总之,打贸易战为中国转型提供了极好的机会,我对中国打胜贸易战非常有信心。
  • 上大学的时候,我申请过加入共产党,但根本没有批准的可能。我从中学开始就爱想问题,老喜欢提问题、质疑领导,所以大学时因问题太多,入不了党
  • 其实“中国道路”这一提法也是我首创的。当时上海社科院搞有奖征文,中国社科院副院长刘吉专门来信要求我也应征,结果我还得了一等奖。当时我就觉得中国的经验还没有定型,尤其是金融和社保,要学西方还是走中国自己的路,争论还很大,讲“中国模式”为时尚早,所以我的提法叫“中国道路”,意思是未来往什么方向走,还有待观察。现在好像越来越多人用“中国道路”这词了,这里面应也有本人的一点贡献。
  • 2019年12月7日,观视频工作室《答案》年终秀在上海大观舞台开幕,陈平作题为《金融开放的挑战和机遇》的演讲:[5]
    • 为什么呢?很多中国人以为自己的弱点,你相对于西方国家恰恰是你的长处。譬如说我们穷一点,你说这是长处还是短处?我当然是长处了。你说刘姥姥的儿子有希望,还是贾琏他们家的纨绔子弟有希望?这不非常简单嘛。
    • 所以中国人辛辛苦苦赚了钱给美国人打工,还低利息借给美国,再帮助美国渡过金融危机,美国不但不感恩,而且认为这是中国对美国的最大的威胁。这件事情中国的领导人是不能明白的。我在美国待了40年,我就非常明白,为什么?咱们想着做中美夫妻,你忘了中国历史上还有一句话,“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记得吗?所以中国现在经济强大到老二的角色,老大睡不着觉是非常自然的。
    • 我刚从洛杉矶过来,住在好莱坞旁边,大火烧到好莱坞,美国的电力公司快破产了,保险公司快破产了,政府没钱救,哪来钱呢?世界上谁有钱?中国最有钱。
    • 但如果我当老师的,我要看见农家子弟来,小城市的学生来敢上我的课,小子有种,我就要你了,对不对?我要找个大城市的那些人,又想不干活,又想挣钱高的来跟我干嘛呢?我是打江山还是让你来吃现成饭的?
    • 我这辈子最大的幸运就是教我的不是教书匠,都是科学家或者老干部,所以我学到的很多东西,我都不是读书读来的。
先识别谁是英雄好汉,然后聊天侃来的,侃来以后什么东西没听说过,你说我要该读什么书?他们说这个这个,我知道了。然后第二个、第三个大佬说这本书你读过没有?没读过,那我再去翻一下。
所以中国人讲读万卷书,你死定了,你读万卷书你所有脑袋都笨掉了,你还能创新什么?你翻万卷书,你翻完以后,你知道天下书一大抄,可以值得读的书大概就十几本,十几本里面大概就几页书,然后你就可以创新了,明白这个道理吗?
  • 中国人一帮傻帽在那以为是炒房地产、炒古董、炒什么,科学越发展古董越不值钱,因为什么都能仿照,你能辨别得出来吗?根本都辨不出来,对不对?
  • 你们发没发现我这个75岁老头子还挺好战的,因为我们从十几岁、二十几岁开始就训练准备战争了,到现在我七十几岁了还没碰上这一仗,但看看中国没打就起来了。你说我这摩拳擦掌的,演练了半天这个数学模型,不亲眼见证见证历史,这多可惜。我将来要去向我母亲汇报的时候,我母亲、我外公那个家族,当年是巴黎和会谈判的代表,从小就叫我要记住国耻,我们家从来就不相信英国殖民主义的自由、民主、平等,因为中国人在海外,在海外当时的华侨,第一等是英国人,第二等是印度人,第三等是马来人,第四等才是华人,在美国华人比黑人都不如,所以有排华法案[6]
  • 所以你本来要做的事情就是毛主席讲的两条腿走路,一部分国计民生的,你就要稳,双轨制,但是你一定要有几支战略部队能打硬仗,对不对?
打硬仗的部队就是高杠杆就是高风险、打得赢我们上一个新台阶,打输了我们就只好战略撤退了,对不对?撤退延安也是有可能的。
所以金融战的本质,我的看法不是提高人均GDP,不是什么中等收入国家进入高收入国家,是干嘛?是争夺国际分工金融资产的定价权,也就是占领制高点。这点明白了吧?我们做科研要领先,打仗就要占领制高点,金融也是一样
  • 中国的央行行长得了奖,其实我认为背后决定金融政策,连汇率和利率都是谁决定的?不是央行行长决定的,中央政治局决定的。你以为中国贸易谈判代表那老兄就能签字?你得回来中央政治局决定。
  • 如果中国是买巴西的大豆、智利的铜矿、中东的石油,我出口什么,交换你的工业制成品,如果你要兑换货币的话,就搞额度管理,对不对?你买我500亿的美元的货,我给你500亿美元的指标,你愿意换人民币、欧元随便你换,中国现在有的是钱,对不对?这也很好管理吧?
  • 我现在在中国搞十几个研究中心,我可以把全世界最好的科学家都给弄来了,然后把最好的科学泰斗找来,科学泰斗推荐他的得意门生,都是现在找不到工作的,到中国来干活。然后我在这种地方,地价又便宜,山清水秀,旁边再配套几个医院、护士、学校,年轻姑娘也有了,对不对,给他们伴也给他结好了,马上可以把全世界的科学人才,我告诉你都给俘虏了。
中国养生也好,中国学生又勤奋,中国的女孩子,现在世界上最值钱的女孩子,为什么呢,只要娶了一个中国太太,第一,存钱;第二,小孩重视教育,全世界的人现在精英都愿意娶一个中国太太,问题中国太太还不愿意嫁给他们,还不信他们不过来。如果中国实行和亲政策的话,我敢说全世界的精英都可以被中国的和亲政策所感化,然后文化冲突就没有了[7]

参考文献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