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衍慶

趙衍慶(1936年他並不知道自己的出生年月日,身分證上的資料室登記時隨口說的,「我大概有八十好幾了」,生於山東省曹縣,學歷:「濟南二聯中」、「員林實驗中學」、「流亡學生」,軍校畢業後,國共戰爭讓他成為流亡學生,隨國民政府軍隊轉進台灣,在他年輕時,也曾經參與開發東西橫貫及大雪山運材公路等台灣重大建設,退伍之後,則依靠榮民津貼,以拾荒、撿廢紙為業。4次參選,2014年自費200萬參選台北市長,用一生積蓄買了一個選舉公報的欄位,「公平地」與其他候選人並列在一起,其中包括國民黨高官子弟的後代連勝文。趙衍慶的父親被八路軍半迫半利誘加入八路軍,但後來趙父想投奔國民黨軍,結果被抓到且遭殺害,趙衍慶也因此被分配到八路軍第二縱隊民兵第一團,從兒童政工當起。趙衍慶輾轉抵達澎湖後,也未被國民黨抓去當兵。趙衍慶當時才14歲,當年國民黨軍不會要未滿16歲的小孩與女性當兵;趙當軍人也是在成年後、1958年才自行報考高雄鳳山陸軍官校。

語錄编辑

  • 1949年的歷史,被2014的人們重新詮釋著。某候選人陣營說:若選不上中華民國即將要滅亡。還有某個陣營說:是否可以給予歷史更公正的評價?於是這兩個陣營公開辯論,討論歷史該怎麼被政治所使用。縱使應該被平等對待的另一位(群)候選人,本身就是(無法啟齒的)歷史。我想,趙衍慶要實現的,除了後面政見所述,平民百姓所能設想最偉大的公平正義之外(有些人,一天的收入連一個便當都不到),是否還有幫自己說一個故事?趙伯伯說過自己參選的動機:
    • 趙衍慶:「明知選舉保證金可能拿不回來,也為自己的人生留下印記。」
  • 「我們是來唸書的!」
  • 「人就是要快樂 要不然我80多歲 一定很快就走掉了」
  • 「反正我這麼老了,死了也帶不走,就當還給國家就好!」
  • 「他參選是為了窮人謀福利,他雖然生活簡約,但其實一直有在靠買賣股票賺錢。沒有所謂『拿畢生積蓄為了說一個故事』的情形。」
  • 「我要為民服務,讓人民有錢」
  • 「對於一個54歲的中年人,這樣太殘忍了。朱立倫,歡迎回新北!」
  • 「現在就看蔡英文,蔡英文那邊沒有好的人選的話...」
  • 「民調只有11%,選不上啊!」他還說,現在有90%選民不支持姚文智,所以連前副總統呂秀蓮都看不下去,「她當過副總統都不讓她選,叫一個年輕人(姚)來選,她當然火大啊!」
  • 「我不是要當官,我當他媽了個屁官,我要死掉了,我還當什麼官?」
  • 「民進黨找我,可以改變一般人對民進黨的印象」。
  • 「叫現在選的人不要競選了,叫趙衍慶來選,這樣就能讓人民安居樂業!」
  •  因為共產黨是不講理的,他看到你有機可用,他就要把你批鬥。 
─ 2014年11月27日趙衍慶政見發表 


  • 「未來新政府與大陸難於和平共存,我即以民間進入大陸,炸大陸生化製造及存放區,同茉莉花反共的民眾搶其軍中兵器,攻打大陸收回失掉的國土。」

訪問內容编辑

一回拍攝訪問趙衍慶時,他正在果菜市場一旁的丟棄處撿還能吃的水果,塑膠袋裝著一顆顆的,訪問小姐見狀,告訴趙伯伯:那個壞掉了,那個不要了啦

  • 趙衍慶:「你不能光要好的,壞的你也要把壞的切掉,還是可以用啊。」

訪問小姐:有吃過拉肚子嗎?

  • 趙衍慶:「有時候會拉肚子啊,哈哈」

訪問小姐:吃了會拉肚子,你為什麼不用錢買?

  • 趙衍慶:「那怎麼選舉啊?你怎麼為國家服務?
  • 趙衍慶直誇曹蘭:「有沉魚落雁之美、春花羞月之貌」,幽默的曹蘭逗趣回問:「你現在是在把妹嗎?」
  • 我們這個社會漸漸賺不到錢,談到稅收是更困難,因此的話 我們要政黨合作的話,還是要由政府統一的話,兩岸在和平之下,人民能夠安居樂業,將來不同的政黨再追自己的發展。
  • 我沒有廣告,我沒有拿什麼錢,你捐錢給我我不要,我如果當台北市長的話,就是說我怎麼樣能把窮人安置好,我就走了,你來找一個台北市長來換我,我主要的目的就是把在野黨之間能融合在一起,立法院就能xx,不要吵得大家都不能生活。
  • 200萬交出來,我心裡也很快活,因為我年齡已經很大了,我的思想就是唸書唸的時候,我認為,他們都說要,前人種樹 後人乘涼,因此的話,未來如果走掉的話,我那個錢要繳到政府去,我不如使窮人能夠收穫,能夠政府更有發展,他們就不希望我當台北市長,不希望我參加,說你的200萬沒有了,我說不要把錢看那麼大,錢對我沒有用,因為我吃飯,我都在市民大道,火車站那個地方,中山北路,第一個巷子叫華陰街,華陰街有恩友會,恩友會的話,有幾百個人,都是拿著碗,在那裡排隊,每天中午11點,晚上5點鐘,吃飯不要錢,很多年輕人都在那裡吃飯。

(記者)那時候存的錢,是不是很多都拿來選舉了?

  • 就拿來繳這個保證金啊,那時候賺股票的錢啊,

(記者)拿來繳這個保證金是不是?

  • 對,現在我還在賺錢,就是我不懂的話,現在這個股票一直在下滑,我有的股票虧十萬二十萬,有啦,但是我的錢,以前別人坐我的計程車,開計程車到他家喝了一杯咖啡,他騙走我400萬,因為我昏昏沉沉,不知道他拿什麼藥。

(記者)伯伯 那如果這次還是沒上,你兩年後會再選立委嗎?

  • 我因為年齡大了,所以不希望再選了,我不希望當政府的官員,我只想怎樣能在,現在這個世代能使人民有收穫,貧窮人不要去(輕生),不要燒炭,我們老百姓都沒有飯吃,那不相信的話,你可以到華陰街去照相,你可以看到很多年輕人,都是20.30歲不到,都拿著碗在那裡排隊。

(記者)一般年輕人的話你要怎麼樣幫助?

  • 就是,講他不見得要聽啊,你現在幫助別人的話,要怎麼樣幫助,貧窮人的話,那就是說,我們現在人家看我們穿這個衣服,也不太理你,現在台灣不是說貧窮的人沒飯吃,有些是被騙掉了,我每天的話,別人,你找不到我。

(記者)對啊 就找不到你,昨天等了你一天。

  • 我大部分吃飯的時間,11點多跟5點左右,我都在恩友會吃飯,吃了一年多了,一.兩年了,那因為很多人在那裡吃飯啊,都是,不要錢,政見發表會,有。

(記者)你有是不是

  • 明天,22號,2點鐘,1點半鐘就要到,抽籤,我的時間是2點到3點鐘左右
  • 禮拜六 22號,我會唱歌,唱我在共產黨淪陷區裡面,我們受不了共產黨的迫害,究竟在淪陷區都是什麼樣的生活,我把這編成這個歌,我在那個政治演講的時候,唱出來,這樣一唱,你們大家又並不見得喜歡,這樣一聽,你這個,要幹什麼要幹什麼,要發財啦。

(記者)當台北市長的話,你沒有能力怎麼來治理台北市?

  • 對不對,那你講這個,你也可以去當台北市長,他也能當台北市長,他有錢就是要當台北市長。

各界評語编辑

  • 1949年,國共內戰剛結束,國民黨全面潰敗,8千多名山東省流亡學生在煙台聯合中學校長張敏之帶領下到達澎湖漁翁島,卻遭遇島上司令李振清強迫編入部隊,不從者則被羅織入獄甚至槍決,或被裝入麻布袋丟入海裡;女學生或較為年輕瘦小的男生,則於1953年被編入員林實驗中學就讀。而這8000多人當中,趙衍慶就是其中一人。江昺崙:「趙衍慶用了一生積蓄買了一個選舉公報的欄位…可能只是期望有人能看見這段歷史,至少背後那8千多人的故事…總會有人看見。」
  • 前總統馬英九日前提出若中共攻打台灣可能是「首戰即終戰」引發議論,資深媒體人黃創夏2020年8月26日透露,在深藍選民的大本營文山區遇到很多老兵,拄著拐杖痛罵馬英九,「他們一生都是在奮戰,他們聽不懂甚麼叫做『首戰即終戰』、更看不起未戰先降的懦夫!」另外,律師林智群也提到曾經參選台北市長的老兵趙衍慶,他說,「嗯我覺得這個老伯伯的高度比前總統高耶!正藍旗是長這樣的現在一堆仿品」。
  • 林智群律師說,以前有一個老兵趙衍慶曾經參選台北市長,他的政見有一個是這樣的,「未來新政府與大陸難於和平共存,我即以民間進入大陸,炸大陸生化製造及存放區,同茉莉花反共的民眾搶其軍中兵器,攻打大陸收回失掉的國土。」
  • 林智群律師指出,記者訪問趙衍慶,趙衍慶說自己受過國民黨六、七十年的洗禮,很害怕再被共產黨統治,現在中國大陸好像很多人富裕了,可那都是官商勾結,但台灣人都不太了解,現在政府(馬政府)希望以九二共識與對岸和平共處,但「共匪」都搞清算鬥爭,將來越來越多大陸人來台,中共將用經濟的手法控制,「早晚台灣會被大陸吃掉。」
  • 林智群律師直言「嗯我覺得這個老伯伯的高度比前總統高耶!#正藍旗是長這樣的現在一堆仿品」。
  • 黃創夏則是在臉書發文寫道,他住在文山區考試院附近,這是深藍選民的大本營之一。走在河堤步道運動時,一群白髮斑斑、滿臉滄桑、還拄著拐杖的老鄉們,聚過來要他替他們「討公道」。
  • 黃創夏指出,這些老鄉們非常憤怒,他們曾經心目中最疼愛的「國民黨最後的獨生子」馬英九最近不斷地在糟蹋他們的一生,否定他們這輩子流過的血與淚!「首戰即終戰」?這些老鄉親們完全不解,他們的一生為了台澎金馬,不知道作戰了多少回?只有「奮戰不懈」從沒有「畏戰」和「終戰」!他們的一生,就是為台灣而戰,保衛國家的安全,沒想到到了晚年,卻眼睜睜看著曾經當過三軍統帥的馬英九和高官與將軍,不敢戰、還說台灣不能戰、一天就投降!
  • 曹蘭在2014年主動表示將票投給趙衍慶,並為他惋惜趙無法拿回200萬選舉保證金。此次提及自己當年毅然放棄當紅的演藝事業,她感觸良多的說:「我覺得自己是女版趙伯伯,也許以前他有好的職業、過正常的生活,後來漸漸走向一條可能別人認為艱難的路,但他自己過得很快樂。就像有人覺得我放棄演藝圈生活,到日本唸書很笨、很傻,但我過得很好。」曹蘭認為錢不一定會使人快樂,若能發揮自己的理想,不用太在乎未來。 曹蘭:我覺得他真的是代表所有的小市民們,因為他是真正的生活在社會的最低層的人物,但是他希望可以用他自己的力量,可以試著改變他現在生活的城市一些小小的部分,我覺得這是一個讓人很感動的地方

參考文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