語錄编辑

  • 狄拉克他評論羅伯特·奧本海默對於的興趣這麼說到:「科學的目標是以較簡單明瞭的方式去理解困難的事物,詩則是將單純的事物以無法理解的方式作表達。這兩者是不能相容的。」[1]
  • 很好,他沒有足夠的想像力能成為數學家
  • 消閑的時候,我就看小說、看電影、散散步、念念中國古代的詩詞,我的案頭上經常放著唐詩、宋詞。我對文學歷史一直都有興趣,每天都花半個小時到一個小時看歷史書和文學書。——丘成桐[2]
  • 文學最高境界,是美的境界,而數學也具有詩歌和散文的內在氣質,達到一定的境界后,也能體會和享受到數學之美。數學既有文學性的方面,也有應用性的方面,我對這些都感興趣,探討它們之間妙趣橫生的關系,讓我真正享受到了研究數學的樂趣。——丘成桐[2]
  • 現在常常是「科學家懂文學家」,但「文學家不懂科學家」,相當可惜。——丘成桐[3][4][5]
  • 中國古典文學深深影響了我。陶淵明好讀書,不求甚解,每有會意,便欣然忘食。搞數學研究也有同樣的經驗,讀書只要有興趣,不一定要全懂,慢慢領會其思想。同時也一定要做到淡泊名利。陶淵明的詩文深得自然之趣,我們做科學的也需要得到自然界的氣息,需要同樣的精神。——丘成桐[2]
  • 我本人深受中国古典文学影响。从《诗经》我看到比兴方法对找寻数学方向的重要性;吟诵《楚辞》和《史记》激励起我对数学的热情,向大自然追寻真与美的感受。——丘成桐[6]

參考資料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