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秀中

許秀中(Vicky Xiuzong Xu;(1994年),出生於中華人民共和國,澳大利亞籍,她曾在中國傳媒大學、墨尔本大学就讀,現任澳洲戰略政策研究所(ASPI)智庫分析员,英語出色的澳大利亞電視界名人,脫口秀演員。

Wikipedia-logo.png
维基百科中的相关条目:

語錄编辑

  • 「要是我出了什麽事,你知道我就是被人謀殺了。」
──許秀中告訴澳洲ABC新聞台 [1]
  • 「對的事情就是要做下去,只好繼續寫,寫到『教培中心』關門,寫到強制勞動結束,寫到天荒地老。」
──許秀中推特中表示 [2]
「我只是做自己的工作,而與親友隔絕是付出的沈重代價。」
──許秀中向澳洲ABC新聞台表示[3]
  • 「這個專業就是為了“培養政治上忠誠的電視界名人。這些人看起來世故精明,可以用無懈可擊的西方人的口音討論問題。」
──許秀中向澳洲ABC電視表示她主修英語播音專業[4]

關於學業编辑

  • 「那個體制不允許學生有自己的個性。」
「周一早上有升旗儀式。學生們舉行升旗的時候,你就得喊口號,即使只是個八歲的孩子,對政治一無所知,但你已經屬於[這個組織了]」
「你必須要表現出來。一切都是為了與他人保持一致。」
──許秀中向澳洲ABC電視表示在中國上學時,她因為在學校實行的教育體制內表現另類而挨打。[5]

想法大轉變编辑

  • 「2016年4月,我與墨爾本大學的一個導師爭吵起來。這是一堂創意寫作課,即使在這個課上,我也找到機會來背誦中共官方媒體關於人權的言論。」
「我做了一個捍衛朝鮮政權的演講。當我的導師直言不諱地稱我被‘洗腦’時,我將她告到了課程協調員那裡,聲稱我因為政治異見受到了歧視。」
──許秀中在發表於《悉尼晨鋒報》的一篇文章中寫道 [6]
  • “他的故事讓我深受觸動,讓我重新思考了很多之前的立場。”
──許秀中表示吳樂寶的故事改變了她的一生。[7]
  • 「我需要聽到他的聲音,看到他的痛楚,才能去感受壓迫的重量,找到我身上的同理心和人性,」
──許秀中為《雪梨先驅晨報》撰寫的一篇評論文章中寫道[8]

關於64天安門事件编辑

  • 「除了官媒和國家的報導外,人們看不到什麽信息。」[9]
「我的父母、老師他們都知道這件事,但沒有人說些什麼,讓我感到震驚和悲傷,簡直不敢相信。」
"My parents, teachers they knew about this but no-one said anything so I felt shocked and sad and yeah just couldn't believe it."
──許秀中於From patriot to critic: Why Vicky Xu is questioning China’s human rights record | Australian Story專訪時表示[10] (來源:影片時間 8:48 - 8:54)

關於維族人權問題编辑

  • 「中方試圖將新疆強制勞動的問題和中美競爭的問題混為一談,完全無視澳洲、美國、歐洲、日本,甚至一些中國消費者並不想買強迫勞動產品的情況。」
──許秀中推特中表示 [11]
  • 現今在新疆發生的事情與45年前的文化大革命遙相呼應,但情況恐怕比文化大革命還糟。
7.36 mil people clicked on #许秀中 (my name), read about a “race traitor”, “female demon” who writes about Xinjiang AND gets involved in gang bang, drugs. A wonderful way to alert the public something is up in Xinjiang, something echoing the cultural revolution and worse
──許秀中推特中表示 [12][13]

關於中國五毛網軍小粉紅编辑

  • 「與其對這些「小粉紅」的行為感到震驚和害怕,民主人權的支持者應該試著去理解他們、教育他們、與他們展開對話。西方大學的教授、同學、民眾有責任向這些國際學生傳授民主價值、言論自由和文明,再由他們自己去對中國的事做出判斷。」
──許秀中為《雪梨先驅晨報》撰寫的一篇評論文章中寫道。 [14]

其它编辑

  • 「黨要是不拿著宣傳部大喇叭通稿罵我女妖,我可能永遠都不會嘗試用中文寫任何東西。黨媽真是逼我上進,我也只好拿著這多年沒用過的翻譯腔中文來跟大家普及我的所見所聞所思所想。」
──許秀中推特中表示 [15][16]
  • 「硬是被國家機器抬舉成了禍及數千萬中國人的女魔頭」
──許秀中推特中表示 [17]
  • 「現在看到自己被幾十家中文媒體稱為『妖女』,『漢奸』,覺得無奈又好笑。」
──許秀中推特中表示 [18]
  • 中共用「新疆棉」來混淆視聽。但新疆強制勞動問題比「新疆棉」要深遠得多。
──許秀中推特中表示【禁聞】中共打壓外媒 許秀中、沙磊成最新目標
  • 「老實說,我可以看到2016年版的自己,出現在星期六的那場集會上,拿著大喇叭大聲辱駡那些支持民主的香港人,」
──許秀中在為《雪梨先驅晨報》撰寫道[19]
  • 「溫家寶文筆還蠻好 寫得也很感人 文革也寫了 連前總理都在母親去世之際撰文抗議 還被刪 這逆行倒施得厲害了點兒吧」
──許秀中推特中表示 [20]

評語编辑

  • 「針對許秀中的這種做法太惡劣了-在中國的家人被扣押/審訊,電子設備遭黑客攻擊,感情生活遭今人毛骨悚然式的追蹤等等。就因為她所做的研究。」
Awful treatment of xu_xiuzhong - family in China detained/interrogated, hacking of her electronics, a publica smear campaign, a creepy obsession with her romantic life, etc. All because she does research.
──愛爾蘭都柏林大學教授亞歷克斯·杜考斯基思 (Alex Dukalskis)[21][22]
  • 「有趣的是,中國國安部/宣傳機器對許秀中的『痴迷』程度高於對其他任何異見人士。我想這是因為他們覺得一個年輕女子膽敢違抗他們,這幾乎是件違背自然規律的事。」
"it's interesting how *much* more obsessed with Vicky Xu the MSS/propaganda machine is than any other dissident. I think it's because they find the idea of a young woman defying them almost against the order of nature."
──詹姆士·帕爾默 James Palmer《外交政策》雜誌資深編輯[23][24]
  • 「當一個國家的情報特工如此不遺餘力地監視、分析、騷擾、抵毁和恐嚇一個持不同意見的個人,可以肯定,這是極度不能容忍異見,且高度偏執多疑的國家。」
"When agents of a state go to such length to monitor, analyse, harass, discredit & intimidate an individual with dissenting views, then you can be sure that this is a state deeply intolerant of dissent, and highly paranoid."
──倪凌超Adam Ni《中國內參》聯合編輯[25][26]
  • 「許秀中受到各種各樣特別強烈的批評,以及對其相貌和身份的殘暴無情抨擊,許秀中在大學就讀期間開始為該報做自由撰稿人。幾乎每天都不斷有人憤恨地對她進行抨擊,從我見到她的時候開始,許秀中的膽子就不小。她不是會被別人噤聲的人。」
──《紐約時報》(New York Times)駐澳大利亞分社社長達米恩·凱夫( Damien Cave)[27]
  • 「許秀中深知她所面對的是力量強大、權力巨大的勢力,在勇敢和瘋狂般勇敢之間的界限不容易劃分。」
──她的朋友,澳大利亞諷刺電視節目《追逐者》(The Chaser)的成員朱利安·莫羅(Julian Morrow)[28]
  • 「在我們談論捍衛學術自由的同時,能不能也談談許秀中這件事?今天,一篇充斥各種荒唐抹黑的文章在微博上獲得170萬瀏覽,許秀中成為熱搜詞。這就是她為《維吾爾人待售》(Uyghurs for sale)這份報告所付出的代價。我們支持妳,我的朋友。」
While we’re defending academic freedom, can we talk about xu_xiuzhong? Only today, a piece filled with ludicrous smears received 1.7m views on Weibo. Her name (许秀中) is trending. This is the price she’s paying for her seminal report ‘Uyghurs for Sale’Solidarity, my friend.
──英國保守黨人權委員會委員裴倫德(Luke de Pulford)[29]
  • 「一個勇氣十足的作家,一如既往,暴君們最怕自由寫作的文字。」
A writer of great courage. As ever, tyrants dread words freely written.
──Christopher Richardson 克里斯托弗·理查德森 擙大利亞國際安全事務學者[30][31]
  • “對許秀中進行騷擾行為是親共團體和媒體監視海外不同政治主張者趨勢的一部分。”
The harassment of Xu was part of a trend of pro-Communist Party groups and media monitoring dissidents overseas.
“許秀中作為一名喜劇演員的諷刺態度以及她身為記者的勇敢態度,使她成為民族主義巨魔的標靶,這些巨魔試圖使她保持沉默。”
"Vicky's satirical approach as a comedian and her fearless approach in her journalism has singled her out as a target for nationalistic trolls who hope to intimidate her into silence."
──澳大利亞戰略政策研究所網路研究員弗格斯·瑞安(Fergus Ryan)[32]
  • 「許秀中為了大家被公開地摧殘,特別是那些和她一樣,在中國有家人的研究人員,企圖使我們邊緣化並且閉嘴,真羞恥。 這種人身攻擊真令人遺憾,我聲援Vicky。」
xu_xiuzhong is publicly & brutally shamed as an example for all, especially those researchers with families in China, in an attempt to marginalize and silence us. This kind of personal attacks are deplorable & I stand in solidarity with Vicky.
──人權觀察HRW資深研究員Maya Wang王松蓮[33]
  • 「許秀中因為針對維吾爾種族滅絕一說而遭到攻擊時表示:『對此,中國政府已經明確表示,如果想繼續談論新疆,中國政府是不會放過你的』。」
xu_xiuzhong on coordinated attacks on her for speaking about #Uyghur Genocide: At this point, the Chinese government has made it abundantly clear that if you want to keep talking about Xinjiang, the Chinese state would not treat you nicely.
──華盛頓郵報專欄作家,CNN政治分析師 喬什·羅金Josh Rogin[34]

註釋编辑

註: 中國微博上名為「許秀中」的帳號常常發布一些不知所云的貼文,實際上也不是由許秀中本人經營。[35]

參考文獻编辑

文章來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