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蒙娜·韦伊

 

西蒙娜·韦伊(Simone Weil, 1921)

西蒙娜·韦伊(Simone Weil,1909-1943),法国思想家。

语录编辑

  • 面对这种劳动(现代奴隶制),奴隶们的动力只有恐惧和金钱的诱惑。[1]
出自:迪富尔《西方的妄想》,第78页,ISBN 978-7-5086-7071-3
  • 能讓您離開自己的天賦的,只有義憤。請記得我的話:厭世是一種錯誤。─阿蘭〈給Simone Weil的信〉,1935[2]
  • 我們活在一個被剝奪了所有未來的時代。等在前方的不再是希望,而是恐慌。──《反思自由與社會壓迫的起因》[3]
  • 不論是那個出於十月革命的政體,或是二大國際;或是獨立的社會主義或共產主義政黨,或是工會,或是政府主義組織,或是這一陣子以來大量出現的青年團體,我們都無法在其中找到什麼強健、純粹而尚未腐化的事物;工人階級已經許久沒有表現出任何徵兆,以顯示羅莎·盧森堡所看重的自發性;──《反思自由與社會壓迫的起因》[4]
  • 然而,要獲得對於戰爭勝利必不可少的奴隸的順服以及犧牲,權力就必須變得更具壓迫性;為了實行這樣的壓迫,權力就更是亟需轉向外在,如此等等。我們可以從另一個鏈結出發走過同一條鎖鏈:當一個社會群體要抵抗某個企圖兼併自己的外在強權時,就必須讓自己臣服於一個壓迫性的權威;而如此建立起來的權力,為了維持掌權的地位,勢必挑起與敵對權力之間的爭鬥,如此等等,循環往覆。正是因此,這個最致命的惡性循環,誘使整個社會追隨主人繞著一個荒誕的圓圈。
只有兩種方法能打破這個循環:取消不平等,或者建立一個穩固的權力,一個在命令者與服從者之間有所平衡的權力。──《反思自由與社會壓迫的起因》[5]
  • 關注是最稀有和純粹的慷慨。──給Joë Bousquet的信, 1942-4-13[6]

參考编辑

  1. 迪富尔. 《西方的妄想》:  78. ISBN 978-7-5086-7071-3. 
  2. 韋伊, 西蒙. 壓迫與自由, 楊依陵翻譯;. 新北: 臺灣商務. 2018:  30. 
  3. 韋伊, 西蒙. 壓迫與自由, 楊依陵翻譯;. 新北: 臺灣商務. 2018:  89. 
  4. 韋伊, 西蒙. 壓迫與自由, 楊依陵翻譯;. 新北: 臺灣商務. 2018:  89. 
  5. 韋伊, 西蒙. 壓迫與自由, 楊依陵翻譯;. 新北: 臺灣商務. 2018:  121. 
  6. 西蒙娜·韋依:不只是堂吉訶德. [2021-10-18]. 

外部鏈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