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格瓦拉

拉丁美洲共產主義革命家
(重定向自格瓦拉

埃内斯托·格瓦拉Ernesto Guevara;1928年6月14日—1967年10月9日),通称切·格瓦拉Che Guevara),香港譯作捷·古華拉。他是出生于阿根廷的共产主义革命者和古巴革命领导人,死后成为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主要象征人物。

切·格瓦拉(1960年)
维基百科中的相关条目:

语录

编辑
  • 开枪吧,胆小鬼,你打死的是一个男子汉!——1967年10月9日,切·格瓦拉面对枪决时对行刑者特兰中士说。另外一个版本是:“我知道你将要枪杀我;我不应该活着。告诉菲德尔:这次失败并不意味着革命的结束,它将在其他地方取得胜利。告诉阿莱达忘记这件事,再婚和幸福,并让孩子们继续学习。请士兵们瞄准。
  • 我在想,革命是不朽的。
    ——1967年10月8日,切·格瓦拉被玻利维亚政府军击伤并被捕。审讯者问:“你现在在想什么?”切·格瓦拉如是说。
  • 让我们面对现实,让我们忠于理想。
  • 直到最后的胜利!
    ——这句话在古巴最广为人知。[1]
  • 你们应当永远对这个世界上任何地方发生的非正义事情产生强烈的反感,那是一个革命者最宝贵的品质。
  • 哪里有贫困,哪里就有我!
  • 请听听人民的声音吧!
  • 让我冒着让人嘲笑的危险说出来吧,引导真正的革命者前进的,是伟大的爱。
  • 我怎能在别人的苦难面前转过脸去。
  • 足球可不仅仅是一种运动,而且也是一种革命工具。
  • 如果按钮在古巴人手里,导弹很可能就发出去了。
  • 坚强起来才不会丧失温柔!
  • 像鹰一样战斗!
  • 我不是英雄,但是我与英雄并肩战斗!
  • 无数的生活经历告诉我,当一个旅人乃是我的宿命。
  • 我的脚跟再一次挨到罗西南特的肋骨,我挽着盾牌,重上征途。
  • 一个美洲的战士出发了!
  • 哪里有帝国主义,我就在哪里同他战斗!
  • 如果我葬身异国,我临终时想到的将是古巴人民!
  • 正义,有多少邪恶假你的名义而行!
  • 有人说像我们这样的人是理想主义者,总是想着一些不着边际的事情,但我要第一万次说:是的,我们就是这样的人。
  • 不革命行吗?!
  • 我们要建立一个不用钱的社会!
  • 世界的另外一些地方需要我去献出我微薄的力量。由于你担负着古巴领导的重任,我可以做你不能去做的工作。我们分别的时刻到了。——1965年切·格瓦拉在离开前写给菲德尔·卡斯特罗的信的一部分。
  • 我走上了一條比記憶還要長的路。陪伴我的,是朝聖者般的孤獨。我臉上帶著微笑,心中卻充滿悲苦。[2]
  • 讓世界改變你,然後你改變世界。
  • 革命并不会瓜熟蒂落,你必须亲自采摘果实。
  • 在这个问题上,有一点必须明确:我们绝不否定物质刺激的客观必要性,但是我们拒绝把它当作鼓励人们行动的唯一刺激。我们担心,在经济领域内,这种刺激很快会成为目的本身,那时就会妨碍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不应当忘记,这一种刺激形式是在社会主义制度下应当加以克服的资本主义的措施。[3]
  • 社会主义可以用我们从资本主义继承下来的腐朽的武器来实现(作为经济细胞的商品、赢利,作为杠杆的个人物质利益,等等),那么,就很容易走进死胡同〔……〕为了建成共产主义,我们必须在建设物质基础的同时培养出新人。因此,重要的是正确地选择动员群众的工具。这一工具基本上必须是道义性质的,同时绝不应当忽视正确地使用物质鼓励,首先是社会性质的物质鼓励。[4]

参考文献

编辑
  1. http://history.163.com/06/0930/11/2S8VE4PQ00011EBF.html
  2. 切·格瓦拉:《Che語錄》
  3. E. Che Guevara, Brandstiftung oder Neuer Friede?Reinbek bei Hamburg 1969, str.75-76.
  4. E. Che Guevara, Der Sozialismus und Mensch auf Cuba, Materialien zur Revolution, str. 175-176.

参见

编辑



维基语录链接:名人名言 - 文学作品 - 谚语 - 电影/电视剧对白 - 游戏台词 - 主题 - 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