亨利·季辛吉

外交官
人生成功的秘訣,在於機會來時有所準備。

亨利·阿佛列·季辛吉(英語:Henry Alfred Kissinger),本名海因茨·阿佛列·季辛爾(德語:Heinz Alfred Kissinger),又译为亨利·阿尔弗雷德·基辛格亨利·艾尔弗雷德·基辛格,1923年5月27日-) ,是一位出生於德國的美國猶太裔外交官,與越南的黎德壽一同為1973年諾貝爾和平獎獲得者,原美國國家安全顧問,後擔任尼克森政府的國務卿並在水門事件之後繼續在福特政府中擔任此職。作為一位現實政治的支持者,季辛吉在1969年到1977年之間在美國外交政策中發揮了中心作用。在這段時期內,他提倡緩和政策,使美蘇之間緊張的關係得到緩和,並在1972年促成了反蘇美中聯盟的形成。

名言编辑

  • 實力均勢一直是和平的前程[1]
  • 爲人爲己我們不僅有志於物質進步。我們還希望我們信仰的民主原則得到運用。我們尊重一個政府,不主要是因爲它治理有效,而是因爲它保證人們的自由和尊嚴。
  • 在人類事務中沒有永久的勝利。
  • 在國家關係中,心理的力量可能比實力更為重要。
  • 蘇聯鎮壓匈牙利時,美國本該讓蘇聯付出最大代價,空運物資給反蘇部隊,即使蘇聯擊落飛機也在所不惜。
  • 有人問我屬於民主黨還是共和黨,我是自由派。
  • 甘迺迪總統遭受無謂的暴力攻擊,美國人民感到震驚。但是,人可以消亡,制度會繼續存在。任何子彈都無法摧毀我們的憲法進程。我們遭受了損失,但生活仍將繼續。
  • 衛星發射後有件事很讓人擔心,它向我們展示了蘇聯火箭發動機的狀況……他們的經濟體量只有我們的一半,他們訓練有素的人力儲備也不如我們,但在不斷增長。
  • 第一,將有限核戰爭視爲一個可選方案。第二,無論蘇聯侵犯何處,都要與之對抗。第三,制定美國外交需要奉行理想主義。
  • 政治家永遠是個努力把他的「預見」告訴別人的教化者。
  • 即使是最卓越的政治家 ,如果他打算做一個「獨唱」演員,那麼他將會失敗。
  • 歷史的大悲劇不是發生於正確與錯誤相對抗時,而是發生於兩個正確互相對抗時。
  • 政治家就是一個經常同難以處理的素材打交道,而念念不忘某些意義遠大的構思的藝術家。
  • 在任何一次國際談判中,一個國家完全得到滿足,而另一個國家則完全失敗,是不可能的。
  • 戰爭的成功是勝利,和平的成功是穩定;勝利的條件是承擔義務,穩定的條件是自我克制。

1950年代编辑

  • 認為如果有「真誠」和「願意達成協議」,外交總是可以解決國際爭端是錯誤的。因為在輸出革命的國家認知中的國際秩序内,每個大國在其對手看來都將缺乏這些特質。在沒有就合理要求達成一致的情況下,外交會議充斥著基本立場的反復重復和對惡意的指控,或對「不合理」和「顛覆」的指控。它們成為精心製作的舞台劇,試圖將尚未使用的力量附加到相對的系統之一。
  • 「政治上最基本的問題,不是控制邪惡,而是控制正義」。

1960年代编辑

  • 我們打了一場軍事戰爭;我們的對手進行了政治戰爭。對手的目的是使我們的心理疲憊。在此過程中,我們沒有看到游擊戰的基本原則之一:如果游擊隊不輸,他就獲勝。如果常規軍不獲勝,它就會失敗。北越以鬥牛士斗篷的方式使用他們的軍隊-使我們在邊緣政治意義上的地區不斷前進。
  • 下週不會有危機。我的日程安排已經滿了。
    • 摘自《紐約時報》(1969年6月1日)

1970年代编辑

  • 很難想像有人喜歡戰爭。
    • 國家安全檔案館與艾倫·金斯伯格的電話談話記錄
  • 我不明白為什麼由於本國人民的不負責任,我們需要袖手旁觀,看著一個國家成為共產國家。對於智利選民來說,這些問題非常重要,不能任其自行決定。
  • 我總是獨自表演。美國人非常喜歡。

1980年代编辑

  • 美國沒有永遠的朋友或敵人。
  • 如果您認為他們的真實意圖是要殺了您,那麼相信他們會欺騙您並不是沒有道理。
    • 《時代》記者邁克爾·克拉默(Michael Kramer)於1988年12月26日引用,當時人們對巴解組織在暗示承認以色列方面的誠意表示懷疑。
  • 90%的政治人物給其他10%的人以不好的聲譽。
  • 曾經存在的每一個文明都最終崩潰了。歷史是關於失敗的努力,未實現的願望的故事。 因此,作為歷史學家,人們必須對悲劇的必然性有所了解。
  • 包括動盪和移徙在內的邊疆都在歐洲包圍,包括英國與歐洲只有擔當更積極的角色,才能避免成為環境的受害者。
  • 400年來,歐洲人創造了世界歷史。我們賴以生存的許多偉大思想-憲政,個人自由,啟蒙思想-起源於歐洲,並被歐洲傳播到世界各地。現在,這個充滿活力並建立世界的地區變得過於關注自己。
    • 《世界混亂與世界秩序》
  • 秘密行動不應與傳教工作混為一談。
  • 知識分子是憤世嫉俗的,憤世嫉俗的人從未建造過大教堂。
  • 在俄羅斯永恆的安全與地位追求中,歷史上很少有國家比俄羅斯發動更多的戰爭或引起更多的動盪。然而,在關鍵時刻,俄羅斯確實已經從試圖壓倒世界的力量中拯救了世界的平衡:從16世紀的蒙古,到18世紀的瑞典。
  • 帝國對在國際體系內運作沒有興趣;他們渴望成為國際體系。帝國不需要力量平衡。
  • 那些人民是有福的,如果其領導者可以在命運中眼前一亮而又不退縮,也不嘗試扮演上帝。
  • 而我很難想像將由中國主導。……在地緣政治形勢下,中國曾被一群國家包圍。從歷史上看,中國在觸及範圍内的外交可謂是「野蠻管理」。未與一個個實力相當的國家打交道,而要適應這樣一個世界,對中國而言,本身就是嚴峻的挑戰。
  • 在中國看來,如果您不屬於中國文化,您將永遠無法成為完全的中國人。因此,一些人感到美國沒有道德上的權利干涉。其比喻的轉換認爲,威嚴的表演會使其他社會敬畏,以至於他們將遵循中國的模式,成為文化和政治上的支流。
  • 因為中國現在有15個國界,其中一些國界很小,但是可以將投射到中國,其中一些國家很大,而且在歷史上具有重要意義,因此企圖統治世界的任何企圖都會引起反擊,這對於世界和平來說是災難性的。
维基百科中的相关条目:

參考文獻编辑

  1. 《諾貝爾獎得主金言集》:225-227,ISBN 9787800845420